从一楼的大厅内传来一个声音:“今日秦国之天下,民不聊生,赤地千里,然而皇帝陛下居然不思百姓社稷,却要求仙问道,意图长生,此乃仁义之君所为乎?”

这个声音刚一落下,又有一个声音在一旁说道:“兄台所言正是,自三皇五帝,在到夏商周,但凡是灭国之君无一不是不为百姓着想之人。想那夏桀暴虐无常,商纣荒淫无道,周幽王烽火戏诸侯,如今再到我大秦,更是妄想长生不老,殊不知凡人哪有长生不老之说,与其到最后徒劳无功,还不如励精图治,国泰民安。”

“对对对,此话有理,来,在下敬兄台一杯!”

坐在二楼的不仅是嬴政,还有蒙恬,庞飞,赵高等人都将这几人的话语听得是清清楚楚,众人脸色皆是一变,齐齐看向嬴政。

被人当着自己的面说自己的不是,更何况嬴政还是一个颇为自负的帝王,纵使再好的脾气此时恐怕也忍受不了了。果不其然,嬴政的脸色阴沉的能够挤出水来,他紧紧握着手中的茶杯,手背之上青筋凸显,“啪”的一声,看上去还算结实的茶杯被嬴政直接抓碎。

“陛下......”赵高小心翼翼地说道,他看向嬴政的手,生怕嬴政的手被茶杯的碎片划伤。

嬴政怒哼一声,刚要发作,蒙恬在一旁劝解道:“陛下,此时不在宫中,楼下那几个人不过是郁郁不得志的书生而已,他们哪里懂得治国之道,所以臣请陛下放他们一马吧,若是陛下觉得不够好,等下臣找人将他们收拾一顿为陛下出气,陛下觉得怎么样?”

“收拾,怎么收拾?这些刁民居然敢在这里妄议国事,更是把陛下与那夏桀,商纣等无道昏君相比,此等行径无异于谋反,大将军还不快派人将他们抓起来,从重发落。”赵高在看到嬴政的手没有受伤之后,然后对蒙恬说道。

蒙恬看向赵高,问道:“那么,依赵大人的意思,这几个人该怎么处理才比较妥当?”

赵高恶狠狠的笑着说道:“无知刁民妄议国事,诽谤陛下,罪该当诛。陛下,臣以为像这种人就应该抓起来明正典刑,以儆效尤。”

蒙恬看向嬴政,楼下那几个人该怎么处理最后还是嬴政说了算。

嬴政面无表情地说道:“赵高说的不错,像这种人就应该杀一儆百,朕要让天下人知道,朕乃天下之主,容不得这群人在背后讽刺。蒙卿,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了,明日朕要看到结果。”

嬴政吩咐了下来,蒙恬只能听命办事,他看向赵高,赵高也在看他,眼神中颇有一丝讥笑,似乎是在说这一仗是他赵高胜了。

有了一楼的几个人搅局,嬴政也没有了继续坐下去的**,直接离开了酒楼返回王宫去。赵高和庞飞护送嬴政一起回宫,只有蒙恬留了下来,他要完成嬴政交代给他的事情。

没多时,李由带着人马赶到了酒楼,他接到了自己老师的传信,以为是这里出了什么大事,便带着人火速赶到了这里。没想到在酒楼外面就遇上了自己的老师。

“李由,我在这。”看到李由到来,在酒楼门口的一个茶水摊等候的蒙恬朝他喊道。

李由看到了自己的老师,急忙走过去问道:“老师为何坐在这里?”

“当然是在等你。”蒙恬招呼李由坐在自己这张桌子旁,对他说道。

李由好奇地问道:“听说今日老师陪同陛下出宫,怎么只有老师自己,陛下呢?”

蒙恬喝光了杯中的茶水,“陛下已经回宫了,方才在酒楼内发生了一点事情,所以我才会喊你来。”

“原来如此。”李由大悟,看来老师说的一点事情不止一点,否则他也不用喊自己来了。“可是有人在酒楼内惊扰了陛下?”

“差不多吧,等下进了酒楼不要乱抓人,只有坐在一楼墙角的三个人。注意这件事我不希望引起太大的风波,所以你要速战速决,直接将人带走便是。”

李由有些为难,这种情况他没有遇见过,巡防营作为维护咸阳城治安的军队,但是也不能无缘无故就将人抓起来,更何况还是在这种大庭广众之下,如果没有什么证据,恐怕会遭人非议。12345

看到李由有些为难,蒙恬拍了一下李由的肩膀,对他说道:“这件事你只管去办,这是陛下吩咐下来的事情,你不用有太多的顾虑。”

有了蒙恬的保证,李由便放下心来。他站起来对蒙恬抱拳说道:“老师放心,李由这就去把那三个人抓起来。”

酒楼内所有人都在吃饭喝酒,忽然一队穿着盔甲,手中持有武器的士兵走了进来,酒楼的掌柜见到后,认出这是咸阳城内巡防营的人,于是便急忙离开柜台迎了上去。

“呦,各位军爷里面请!”掌柜的走到士兵面前,满脸笑容的说道。

然而并没有士兵理会他,两队士兵忽然面对面站成两列,将酒楼的大门让了出来,然后蒙恬和李由走了进来。

酒楼掌柜知道这两个人肯定是在这些秦兵的上官,赶紧奉承道:“两位大人今日光临小店,可真是令小店蓬荜生辉啊,两位大人里面请,小人为大人准备雅间。”

蒙恬没有说话,说话的是李由。李由对掌柜的摆摆手,然后说道:“掌柜的你先别急着忙活,今日我来可不是来你这吃饭的。”

巡防营登门,还不是来吃饭喝酒的,这让掌柜有些懵,寻思自己这几日也没犯什么罪啊,怎么巡防营的找上门来了。“大人明鉴,小人这段时日可是奉公守法,该交的税赋是一分未少,不知道大人今日光临是为了何事?”

蒙恬从一进来就一直盯着方才在酒楼内说嬴政坏话的坐在墙角的那三个人,他对李由微微示意,李由看到了老师说的那三个人,然后抬起一只手臂,指着坐在墙角的三个人说道:“我今天来是为了他们,来人,将这三个人给我拿下。”

那三个坐在墙角的人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见到进入酒楼的那队秦兵就向自己这个方向走过来,然后不由分说就将三个人抓了起来。

“你们想干什么,我们可是老实本分的读书人,我们没犯法,你们凭什么抓我们?”三个人中一个个子有些瘦长的男子挣扎着说道,可惜不管他怎么挣扎,抓着他的两个秦军士兵根本毫无所动。

其余两个人也都不知道为何事自己酒杯抓了起来,也是纷纷开口大声叫喊。

酒楼内来喝酒吃饭的人被巡防营抓了,掌柜的害怕传了出去对自己酒楼的生意有影响,他向李由问道:“大人,这三个人犯了什么罪?不知大人为何要将他们捉起来?”

李由瞥了一眼酒楼的掌柜,冷言说道:“我们巡防营办事需要向你解释吗?好好做你的生意,让来这里吃饭的人嘴巴都给我老实点,该吃饭的就好好吃饭,管好自己的那张嘴,万一哪天祸从口出就不好办了。好了,我们走。”

蒙恬和李由转身向酒楼外走去,在他们身后,三个儒装打扮的读书人被押解着紧随其后。在巡防营走后,酒楼大厅内议论纷纷,都在猜测这三个人为何被突然捉走,也有一些明白怎么回事的人赶紧吃完饭结完账离开了酒楼,对于酒楼内发生的事情都是守口如瓶。

巡防营内,巡防营作为咸阳城的治安巡逻军队,有着自己的专属营地以及用来关押一些抓到的犯人用的牢狱,今日被抓的那三个读书人就被关押在这里。

牢狱内灯火通明,三个人各自被绑在一个柱子上,不过看样子目前也只是绑着,还没有人对他们动刑。李由和蒙恬坐在他们三个人对面,旁边还有几个巡防营牢狱的狱卒站在一边。

“你们为什么抓我们?我们到底犯了什么罪?”一个男子问道,他现在有些清醒过来了,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蒙恬和李由大声问道,其余两个人也是跟着开口询问。

蒙恬一只手臂支着额头,看到三个人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关在这里,他说道:“怎么,你们还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吗?我本以为你们应该知道的,刚说完不到半天的话,这么快就忘了?”

“说什么话,我们什么都没有说啊。”另一个男子说道,他今天说了很多话,天知道自己说的哪一句话出了差错,导致自己被关在这里。

蒙恬看这三个人是真的想不起来自己因为什么被抓进来了,他站起身来,走到被绑着的三个人面前,然后对他们三人说道:“今日你们在酒楼内可是说了什么大逆不道之语,敢在背后说当今陛下的不是,更何况当时陛下就在你们的头上坐着。我这么说,你们三个人应该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吧?”

蒙恬说完之后,三个人都明白了过来,他们怎么都不会想到,因为自己的几句酒后无心之言,就进了牢房,更没有想到,当今的皇帝陛下居然还听到了自己说的那些话,这岂不是自寻死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