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你的虽败犹荣,败都败了,还荣什么?

剑之语心中苦笑,但依旧表现出无所谓的样子:“水掌门说得有理,年轻一辈的胜败乃兵家常事,我们继续观战吧。35xs.co”

诸葛文武左看看,右看看,悠然自得的捋着自己的胡须,心想李海天这小子还真有福运。姬飞语想找他麻烦,结果就被水元思淘汰,看水元思的伤势,恐怕三五天也好不了,最大的两个对手,就这样消失了?

至于其他人嘛,嗯,慕容心那个弟子恐怕很难对付,别的人威胁不大。

第二场,慕容听荷对万剑门王苍生。

立即开打。

姬飞语刚败,王苍生代表万剑门,要挣回脸面。

不过他的水平,和慕容听荷相比的确有明显差距。

王苍生一上场就爆发全力,强大的力量,打得慕容听荷节节败退。

但慕容听荷且退且战,并未慌乱,完美化解了王苍生的强势攻击。

大约五分钟后,慕容听荷已然有反客为主的趋势,她熟悉了王苍生的套路,偶尔出剑能威胁王苍生。

八分钟后,王苍生的盛势已到极点,后继有些无力。

慕容听荷突然爆发,数十招连环剑术尽显灭心剑派的真意,瞬间斩破王苍生的衣衫,冰冷的剑尖抵在他的喉咙上,一剑鼎定乾坤。 35xs.co

王苍生退后,抱拳道:“我败了。”

慕容听荷淡淡一笑:“承让!”

两人走下赛扬,万剑门连败两场。

前一场是意料之外,这一场是意料之内。

第三场比赛,闪电剑宗郑雨婷对决剑道林家林伟才。

郑雨婷险胜,两人战得十分精彩,各种精妙的剑术层出不穷,可谓势均力敌的比赛。

在李海天看来,郑雨婷胜在自己的防护法宝更高级,一个宗门的沉淀,还是比一个剑道家族更加深厚。

第四场比赛,真龙剑宗朱天宇对万剑门张耀光。

这场比赛本就是悬念极少的比赛,朱天宇是真龙剑宗天才,成名人物,而张耀光,名气则弱了许多。

欧剑飞悄悄给剑之语传音:“剑兄,此赛朱天宇胜率较大,若他获胜,则万剑门全军覆没,剑兄可不要生气啊。”

真龙剑宗和万剑门本就交好,剑之语知道这是欧剑飞给他先打招呼,这是好意。他回音道“若张耀光败,万剑门不一定全军覆没,还有挑战赛,尽管打就是。”

虽然口中如此说,但剑之语心情却非常沉闷。

姬飞语的败阵,让他很是郁闷。偏偏王苍生和张耀光,又抽到慕容听荷和朱天宇这种剑道天才。35xs.co如果他们抽到的是其他人,或许能胜,再进一步。

这样一来,只有通过后面的挑战,找回一些面子了。

或许挑战时,姬飞语的伤势已经完好,直接把第一挑落,也未必没有可能。

比赛结果,朱天宇胜。

接下来北斗殿裴青书战胜金虹门曲修。

七星派阮云战胜闪电剑宗卢生民。

裴青书和阮云,都是年青一代中的剑道名人,他们胜了不出众人意料。

倒是灵剑城步升烟,战胜了玄阳剑派胡一剑,爆出一个冷门。

步升烟是首次参赛,以前名不见经传。而胡一剑有些名气,败北给她,爆出冷门。

风花剑派周小若和金虹门曲解语的比赛,也是难分难解,最后曲解语以毫厘得胜。

周小若下场后,来到李海天身边,神情沮丧道:“李公子,我终是败了。现在想来,刚刚若是多些战斗经验,那一瞬间至少有五种方法可以破解她的剑招。”

曲解语也走过来,主动安慰周小若道:“若是综合比较,却是我不如你。你来自不知名小派,而我是大派弟子。如果你在大派修行,或许远胜于我。”

就冲这话,李海天对曲解语好感大增。他笑道:“两位同是女中豪杰,不如做好朋友吧。”

曲解语当即答应:“李公子既然提出来,那自然好。”

周小若当即表态:“能和曲姑娘成为朋友,是我的荣幸。”

步升烟突然凑上来道:“两位若不嫌弃,算我一个?”

郑雨婷在不远处说道:“四位,今晚由我做东,在东厢楼请客吧。”她又来到慕容听荷面前,微微一礼:“不知慕容师姐能否赏光?”

慕容听荷点头:“郑师妹要请客,自然要来。正好我众女修一聚,此乃大喜之事。”

这下众人欢喜,慕容听荷的名气,又比这几个要高些,大家一起聚会,自然欢喜。

裴青书看得眼谗,忍不住搭话道:“几位,可否算我一个,我愿意参与并买单哦。”

郑雨婷白了他一眼:“这是女子的聚会,若你当众承认自己为女,则可参与。”

“在下告辞!”

裴青书闪人,引得周围一阵笑声。

如此良好的氛围,让人有种剑道修士为一家的错觉。

此时闪电剑宗杨常胜已经战胜灭心剑派柯桥,柯桥轻微受伤,慕容听荷等人检查伤势后,觉得并无大碍。

比赛继续。

真龙剑宗岳仲光战胜苍龙剑宗范炎发,真龙与苍龙之争,真龙完胜。

七星派肖目青战胜白岳剑宗何渺,这也是意料之中,七星派大派底蕴在那里;白岳剑宗虽然有天才弟子,但毕竟是小剑派,剑术差了一筹。

最后一场,五行剑宗关木金战胜真龙剑宗赵天龙!

关木金一上场就压着赵天龙打,完胜。

观众议论纷纷,难道五行剑宗,又要出一个剑道天才了吗?

五行剑宗曾经盛极一时,他们有厉害的剑道秘籍,有悠久的历史和底蕴,但因为和敌人的矛盾加之内部有些问题,近年来没落了。

比赛完毕,依旧留在台上的,还有十三人。

这十三人,便是当前最顶尖的剑修,是各大派的终极骄傲。

“十三强,抽签。”

主持人宣布新的规则:“本次抽签,由排名靠后者先抽。”

“上次抽签,让姬飞语和水元思对决,这次会不会有更精彩的对决?”

“改规则了?从后面的先抽,有意思,有意思,难道是怕天机门李海天又抽中轮空?”

“我认为不是,是想给排名靠后的多一些掌握自己命运的机会吧。”

“此言差矣,那十多位能读从天骄中脱颖而出,每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好期待啊,我觉得我比他们比赛的还紧张。”

“兄台,你紧张个球?你看他们十多个,正有说有笑的,就像同门师兄弟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