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颗糖果,一颗是普通糖果,是许多孩子缠着家长购买的糖果。一颗是地狱糖果,吃下去就会失去生命的糖果。

不过话虽如此,贪婪说谎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

可能两颗都是普通糖果,也可能都是毒糖果。可能两人都不会死,也可能两人都会死。

骨台的面积是糖果的数十倍。但二人的眼光都在小巧玲珑的糖果上。

在对峙了几秒后,他们又互相注视着。

“现在你可以说出真相了。”杨怀朔说,“我和你必须死一个在这里。”

“我们可以两个人一起逃走。”杨苏棣以沉重的语气说道。

然而这不过只是让杨怀朔想起了平日里的点点滴滴,想起了他们乱七八糟的人生。他嗤笑,“不可能。”

普通人是会将此言理解成二选一后,一人活一人死吧。可杨怀朔说的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他感觉自己是个人偶,却又是一个不完美的人偶。他像推理小说里的侦探一样,沦为搜寻证据的工具。而他的爷爷则是撰写小说的作家。他的时间永远停在了判决下达的那天。

那么,什么时候才能体会到自己仍活着的呢。

是愤怒之时。

对杀死父母的凶手的愤怒、对判决熟视无睹的爷爷的愤怒、对扰乱自己一生的幕后黑手的愤怒、对不被信任的愤怒、对真相被掩埋的愤怒……

愤怒火焰点燃了人偶被冰封的心,可也同时在焚烧着它的躯体。

很痛,却充满了实感。

而一旦火焰熄灭,痛楚消失,人偶也就只剩下内里被燃烧殆尽的空壳了。

为了活着不得不愤怒,又为了愤怒不得不活着。

所以当杨怀朔得知真相的时候,也是名为“杨怀朔”存在的死期。

杨苏棣盯着他,“你还年轻,还可以重新开始。”

“如果我失忆的话。”杨怀朔打断他。“直到那段记忆重新被想起,我或许会重获新生。但属于我的终究是属于我的,失去的东西也迟早会回来。因为过去如影随形。只有我忘记了,而周围人没有忘记,他们身上贴着现拍,那就是快来我你的过去。”

“可这种回忆的过程并非倒带,我从他人话语里所得到的过去只会让我更恶心,也许我的幸福就此成为他们口中的不幸,也许我的不幸就此他们口中的幸运。陌生人用自己的画笔在我的过去上乱涂乱画,将其搞得一团糟。恶心极了。为了不被恶心,我只会更用心地去搜索过去的记忆。”

杨怀朔停顿片刻,语气也变得平缓,“我爱他们,他们也爱我。虽然我们平时见不到面,可我们的生活是幸福的。然而那份幸福被传成了什么?不称职的扔下小孩独自在家的父母与叛逆不守规矩的孩子。我与父母都乐在其中的生活,仅仅因为不符合社会习惯就被认定为不幸。而身为当事人的我的话语,却反而成了孩童欺骗自己的谎言。”

“谎言成为真实,真实却成为谎言。惹人发笑。”

所以他才拼了命的挖掘真相。即使他因此被视作荒唐可笑幼稚,那也都无所谓。别人的看法都与他无关,他不需要朋友、也不需要多余的爱。一个人的生命太短,而想付出的爱又太多。背负太多的爱只会让背篓损坏,于是杨怀朔只能不断从中拿出一些扔掉。

未来,也是不需要的。

因为仅仅是守住现在,都已精疲力尽。

杨怀朔话语里的厌世色彩太过浓厚,浓厚到杨苏棣都不禁沙哑了声。他的孙子长大了,在他不曾看到的地方无声无息地长大。或许那些年里二人之间的争执都是杨怀朔向他传递的求救信息,可他们最终没能互相理解。

他们确实是十足的血亲,都同样骄傲。总是在该让步的时候坚持,又在该坚持的时候让步。

面对杨怀朔眼里的坚定,再多的劝解之言都显得苍白无力。“即使如此,即使如此……你不是想组建一个家么?你还说过以后会每天跟你儿子比赛。从魔方到格斗技,就像少羲跟你的关系一样。你会渐渐忘记过去,等我死后,你会继承许多家产,你甚至可以带着一家人去环游世界不用工作。”

“没用的。”杨怀朔说,“因为看不见,就代表不存在。”

杨苏棣率先出手,虽然年事已高,伸手却毫不含糊。那双能看到骨骼的手不曾有一丝一毫的偏移,以最短路线抢夺糖果。

然而他还是晚了,年轻人的反应速度天生占据上风,拥有抢夺糖果想法的人不止他一个。

杨怀朔直接拿走了两块糖果,在杨苏棣只距离它们不到一厘米时。它们都没在杨怀朔手里停留半分钟就被吞了下去,连着包装物。

杨怀朔扯着嗓子,干咳几声,似乎是被划伤了。“现在你可以说了。”

“你能抛下外面那些事过来,就证明我在你心中还保有重要地位。也就是说,我可以理解为你还爱着我。”杨怀朔又咳了几声,“既然如此,在最爱的孙子死前满足他最后愿望,不是正常亲属该做的事吗?”

杨苏棣只说道,“我拒绝。你的生命不该在此结束。”

杨怀朔哈哈大笑,杨苏棣的身影逐渐消失在他面前。游戏的规则人遵守了约定,让活着的人离开。

贪婪看了一场戏,“真是自私的爱啊。不过,这就是人类吧。”

杨怀朔的身体摇摇晃晃,他应该已经死了。毒素已瞬间蔓延至他全身,贪婪能感觉到身为人体的细胞已经全被清除。可杨怀朔仍旧活着,他还能举起手。

他没能得到真相,所以他还没有死去。

“真实当真如此重要?”贪婪问。

杨怀朔只朝它一笑,举起了枪。“你是不会理解的。”

子弹穿过贪婪的身体,似有点点星火。贪婪看着自己被烧焦的身躯,也笑着回道,“也许。”

“果然作为给你的最后礼物,还是这个比较够格。”

它吹了一个口哨,花田被飓风掀起。一只巨大的怪物凭空出现,它撞击于地面,令大地震颤。

它没有毛发,而是以黑色流状物组成,像水又像气。血红的眼睛每一只都有人的头部大小。它的牙又尖又利,可以咬断钢筋铁骨。

它是……

杨怀朔说出了它的名字。

那就是黑暗来临的最后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