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在裹成一团的防御阵地上战斗,还是在分散逃亡的路上被追杀,对李恒达来说,并不是一个问题,他必须与自己的战斗小队待在一起。

在废土世界里,如果不想依附于别人,那就必须依靠实力。实力有很多种,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感受得到的其实只有两类,一个是叫得响的强大势力,另一个就是看得见的手下。

在末世摸爬滚打这么久的李恒达,自然是异常深刻地理解这个道理,一批信得过的手下,绝对是掌握话语权的关键。

而现在周围这一群面色紧张的战士,则是他在绿华公司立身的底气,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李恒达绝不会放弃任何手下,更别说他花了如此多的精力和心血才拉起来的这支队伍。

当然,李恒达又如此底气的原因更在于对绿华公司的自信,只要能挨过半个小时,不,最多二十分钟,公司的后援绝对能到。

从望远镜里看到这么多敌人的时候,他便已经通报了公司的作战参谋部。虽然,李恒达非常鄙视那群参谋制定的具体作战计划,但不得不说,在更大层面的战局上,那群娘娘腔们的确是有一手。

二十分钟!李恒达用绿豆眼扫了一圈身边这群手下,又看了一眼躲在陈新背后的周周,狠狠吐了一口痰在地上,“干他老母的!了不起就换家公司从头来。”

心头一定,李恒达不再犹豫,再次戴上了墨镜,左眼更是贴上了手中自动步枪的瞄准镜上。

自动步枪的瞄准镜精度并不算高,但李恒达还是能看到不远处直冲而来的敌方战士,他甚至能感觉到冲在最前的十几个摩托战士的兴奋。

李恒达手指微抖,已经贴在了扳机之上,只要再近一点,他手中的步枪就会喷出无数火舌,而他的手下显然都在等着他的枪响,哨点周围也愈发安静。

只是,一声“砰!”的巨响从耳边传来,李恒达心中一阵愠意,居然有人敢比他先开枪!随之而来的,又有几声凌乱的枪声。

“回去查出来是哪个小子乱开枪,一定给他好看!”,李恒达并不介意有手下比他更有战斗**,但是胡乱开枪只会过早暴露己方情况,又很难取得实实在在的战果,这才是李恒达心中不爽的原因。

但还没等李恒达转过头去,瞄准镜里的景象便让他大吃一惊,一辆吉普车侧轮闪出一阵火花,随即便爆出一阵火球,瞬间便将整俩车都吞了进去。

爆炸起来的吉普,依旧没有停歇,反而化作一个巨大的火球,向前滚去,声势异常惊人,边上的十几辆摩托车瞬间变如同鸟兽一般四散开来,前进的队伍也立马变得混乱不堪。

李恒达也是打惯了战斗的,知道这绝对是个倾泻火力的好时机,对方只要

不能保持散兵阵型,被流弹命中的概率就会大上许多。

“干他娘的!”,李恒达大吼出声,手中的枪支爆发出夺目的火舌,身边十几杆枪也随之开火,一瞬间空弹壳就飞得到处都是。

瞄准镜里,摩托车周围的地上,溅射起无数泥花,李恒达知道那些都是弹头击打在地上的样子,但他的注意力却是被两道双生血花吸引。两辆摩托车的车手和后座的战士,脑袋上同时爆出了两朵硕大的血花!

李恒达知道自己的手下可没有这么好枪法的手下,而再好的运气也不可能让先后让两辆摩托车上的战士,以同样的方式被击中。

那么,己方的阵地里,显然有一个神枪手。李恒达的左眼离开了瞄准镜,转头看向了站在车顶的陈新,神色满是复杂。

他知道陈新必定不会是善茬,从气息看来,很有可能是一个高阶的近战觉醒者。但李恒达完全没有想到,那家伙居然还是一个高阶枪手!

短板决定下限,而陈新近战远战都如此强,一定程度上就说明了他没有很明显的弱点,生存能力和战斗评价瞬间便提高不少,身价也自然高上许多。仅仅就目前观察到的部分,陈新的价值也远远不是自己能够比拟的,甚至可以说,陈新有很大的可能性,成为大势力的掌权者。

是的,只有战斗力强大到一定程度,又没有过于明显的弱点暴露出来,野路子出身的人才有那么一丝可能成为掌权者,才能真真正正地决定自己的命运。

不然的话,哪怕再是风光,只要发生一次大一点的武装冲突,都有可能成为拼在最前线的兑子,生死也就只能看天了。

李恒达摇了摇脑袋,没再胡乱想开去,也没有再继续关注陈新,起码他不用担心陈新身边的周周了。

趴在车顶的陈新,此刻却是心中有些忐忑,连开了三枪之后,他觉得自己似乎被什么东西盯上了,这种感觉就好像在江心岛上被高阶丧尸追杀时相差仿佛。

但那时候他的觉醒度还很低,比起现在已经五阶的水准差得岂是一点半点,可居然还会出现这样的感觉,顿时让陈新的心吊起了半截。

“难道有强大的进化体或者完成体丧尸在附近?”,陈新没有再开枪,反而借着瞄准镜四处观察起来。

他必须找到那股气息的来源,因为陈新切切实实感觉到了威胁,一路的经历已然让他明白,这种看似虚无缥缈的第六感绝对不能轻视。

眼神不断巡梭,终于,陈新的目光停在了一辆吉普车的后座,一个穿着白色西装背心的男子正闭目坐在后排,就仿佛坐在自家客厅的沙发上一般悠然自得,脸上甚至还带着若有若无的微笑。

就在陈新的目光停下一秒之后,那个西装

背心男,竟然睁开了双眼,头也微微一侧,看向了陈新的方向,看上去就像是与陈新在对视一般。

“嘶!”,陈新倒吸了一口冷气,眼睛立马离开了瞄准镜。那西装背心男的眼神太过诡异了一些,隔着近千米居然能发现他的窥视,委实有些匪夷所思。

当然,见识过江心岛一战的陈新,早就对那些不可思议地强大,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地方阵容里出现一个人形怪物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

只是,陈新心中开始觉得有些棘手起来,那西装背心男能给他威压的预感,很有可能就是说明那人觉醒的位阶绝不低于他,起码综合实力上来说,大概率是高过他一些的,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强烈的预感。

陈新转头看了一眼也趴在车顶身侧的周周,那姑娘头发早就扎了起来,在脑后多出了一个异常短的马尾,手里捏着巨大的狙击子弹,神色紧张地看着远处。

高阶的敌人来袭,陈新心中多出了一丝烦躁,他已经在想着跑路了。是的,陈新现在已经一点都不想继续战斗下去,如果对面都是四阶以下的菜鸡,那凭借着超人一等的进化,想打就打想走就走,大概率连摸都摸不到他的衣角,绝对是进退自如。

但凭空出现的高阶敌人,完全就不在绿华公司的战术包里,也不在他的计划里。有这样的敌人在侧,配合那几百支热武器,只要被围住,陈新也没有把握能全身退去。

趁着还没有被完全围住,凭借着直觉和敏捷加成,陈新还是很有把握无伤而退,甚至可以带着身边的周周悠然远去。

反正,他和那个敌人,并没有什么生死大仇,便是连利益冲突都谈不上,莫名其妙地干上一仗,想必谁都是不肯的。

“对面有个硬茬,我们走吧”,陈新轻声嘀咕道,眼睛却闭了起来,周周只穿着一件背心,虽然脸上仍旧留着几分稚气,但身材却是十足大人的模样,从陈新的角度转头看去,眼神不自主地便转到了一处。

“走?”,捏着子弹随时准备递给陈新的周周,似乎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瞪大了眼睛问道。

陈新轻轻呼出一口气,眼睛又贴到了瞄准镜的位置,也不知道是想再确定一下敌情,还是觉得刚才眼神瞄过不该瞄的地方,觉得有些尴尬。

“对面有个高阶觉醒者,起码五阶,我可能不是对手......”,陈新自然而然地说道,一点都没有不好意思的意思,反正自从穿越以来,比他强的敌人遍地都是,自承不如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那赶快通知李上尉他们?”,周周脸上开始显出一丝焦急的神色,身子一扭,似乎就要爬起身来。

“没必要通知,他们目标太大,根本跑不了”,陈新

撇了撇嘴淡淡说道,双手已经在收拾狙击步枪。

虽然李恒达说这些狙击步枪没什么市场,但陈新相信,这只是对于大公司而言,在荒野或者小聚居地,哪怕就是土制手枪都是抢手货,更别说一整套配件齐全的狙击步枪。

“跑不掉了?”,周周的脸上开始出现懊恼的神色,看向远处漫天的沙尘,眉毛都皱在了一块。

“没事”,陈新把几个散落的配件扔进背袋里,一把拉上拉链说道,“有我在,带你回公司肯定没什么大问题。”

陈新心中已经开始算计起来,本来还想趁着这趟行动挣点军功,加入绿华公司以后也算有个高起点,但现在显然已经没了指望。不过,身后这个女孩,似乎奇货可居,她在绿华公司显然地位并不算低,起码李恒达他们虽然有些看不起这女孩的样子,但却一直保持着分寸和距离。

在陈新看来,这女孩背后应该有个大人物,起码是个会让三阶觉醒者都忌惮的存在。至于这女孩和那个大人物是什么关系,陈新就不想再操心了。在这乱世里面,什么都有可能,什么乱七八糟的事也每天都有发生,他不想管,也管不过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