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关羽杀到许昌的时候。

曹操已经走了两天。

十几万人一起走。

队伍浩浩荡荡,如果要追击,很容易追上。

但是,许昌里面还有两万多军队。

关羽觉得,灭掉这支军队更有作用,直接让曹军承受巨大的损失。

关羽开始攻城,这次四面城墙都给堵上,显然是不想给曹军出路。

至于曹军会不会死守?

完全不用死守,章鸣他们优待俘虏,不想死做俘虏就好了。

关羽猛烈攻击之下,相信不用多久,就算坚固的许昌,也撑不了太久。

戏志才的进度也很快,大军变成了追击荀攸大军的主力。

“可惜,差点追上了荀攸。”

戏志才追了两天,然而荀攸却已经跑了。

“立即转而追击曹操。”

戏志才放弃追击荀攸,转向追击曹操。

他路过了许昌周围的地方,却没有去支援关羽,而是继续追击。

此时,很多想跑的时间,被戏志才全部给堵住了。

一些世家,实在是不想跑,本来期待能将章鸣他们的大军档在大山另外一边。

所以这些世家就观望。

他们不想失去大半的财富。

一旦他们确定搬家,田产地产,还有其他很多的财产是无法带走的。

而,曹操为了局势稳定,对他们封锁了消息。

他们这些并不知道前方的战况。

本来,曹操一直催他们上路,结果他们一直拖延。

如今,章鸣的大军就要杀来了,曹操已经收拾东西跑了。

此时他们才反应过来,但是搬家,除非就收拾一下细软,否则哪里有那么容易。

没有几天的准备,根本不可能走得了。

需要准备的东西太多了。

之前,有一批在曹操的劝说之下走了。

还有一批,坚决不走,但是被曹操收了很多钱,也就不催他们。

唯有一些想走,又不舍得走的人被堵住了。

这些人还不少。

各地都有一批人。

戏志才追到这里,知道这些信息。

“将部队散出去,将这些人全部堵住,将他们的财产全部抄没了。”

“现在,我们需要钱,这些人不要放跑了。”

戏志才开始抓人,凡是世家的,想跑的,全部直接抄没了家产。

人倒是没抓,只是不属于他们家的,家丁护卫之类的,不允许他们跟着走。

他们自己家的,要留下还是要走,随意。

结果,大部分人只能留下来,戏志才是给他们留了一些口粮,但是凭借他们养尊处优,加上没有护卫,怎么可能走得到。

所以,他们留下来。

但是他们留下来可是没有什么优待的。

将来也就分配几亩田,让他们去劳作而已。

几天之后,关羽攻破了许昌,占领了这座城池。

而章鸣也追击到了这里。

但是,荀攸不用给曹操争取时间,所以他就快速前进,很快就脱离了。

章鸣他们追击到了这里,也追不下去了。

运粮队伍,已经被他们甩开将近十天的距离。

他们身上的粮食已经不多,无法继续追击。

三军,会师于许昌。

章鸣占领了许昌,立即派兵控制了周围的郡县。

这里,聚集了大量的世家,跑了一部分,被章鸣堵住了好多人。

“可惜,让曹操有三个多月的时间准备,带走了大量的人口跟财富,最重要的是耕牛全部被带走了。”

开战前一个多月,曹操他们就开始准备。

开战之后,章鸣他们被堵在了山下,也拖延了一个多月。

章鸣占领了兖州,分别驻扎大军,并且开始清理地方。

后方,陈宫派来大量的官员,准备接收兖州。

而此时,后方也在组织守城大军。

章鸣,打算将青州的大部分兵马派过来。

青州,已经不需要驻守太多军队。

一部分回到幽州,防止草原那方向的敌人。

整个青州,就留两万军队就足够了。

章鸣在许昌的皇宫里面坐着。

“这曹操,也太不会弄了,这皇宫比我们北平的皇宫可差太多了。”

曹操倒是想建好一点啊,可是他没钱啊。

之前装修倒是很气派,结果一直缺钱,维护也需要钱,干脆直接卖掉了。

章鸣说道:“我们就战时驻军这里,命令,从徐州跟冀州,修建驰道到兖州。

章鸣又占领了一个州,一时间,眺望整个南面。

天下诸侯,为之震动。

曹操暂时逃到扬州,在寿春城内,一面组织一部分人过了长江,打算在长江以南的地方,大量开辟农田。

顿时,章鸣雄踞北方,如一头猛虎,已经可以开始俯视整个天下。

兖州,曹操的老巢。

丢掉老巢,等于失去了一半的力量。

章鸣大军不断的向南移。

“吾觉得,这刘协不配当皇帝,在他治理之下,百姓流离失所,民不聊生。”

“应当,让刘协让我给他的胞弟刘锦。“

这刘锦也就是章鸣跟何太后的儿子。

章鸣叫来戏志才,两人在许昌的皇宫里面走着。

“志才,提议刘协,让位给刘锦殿下,你意下如何?”

“主公,这倒是进一步打击皇权的好机会,我们只要公告一出,不管刘协让位还是不让位都不要紧。”

“只要我们公告一出,这皇帝更是徒有虚名而已。”

章鸣点点头,他也是有如此打算。

如今,曹操手中的天子,已经不能以令诸侯。

但是如果天子在章鸣手中,却能团结内部。

他可以给他手下随意封官。

现在,章鸣手下的官职,很多只有实际的权力,而没有荣誉。

如果他手中能控制皇帝,那就随意封官。

让自己的手下,有实权,也有荣誉。

“那先封王吧,让太后下旨,封刘锦为辽王。”

戏志才一愣。

为何是辽王?

章鸣自己是辽侯。

“主公,可否换一个地方。”

“不,辽东是我起家的地方,刘锦是我亲生儿子,还是长子,算给他继承家业吧。”

戏志才顿时宕机。

亲生儿子?

惊天秘闻啊。

戏志才吓一跳,接下来是不是要杀人灭口了?

“看把你吓的,当初宫里的太监都知道,但是他们都死了。”

“现在,就算天下人知道了又如何。”

是啊,又如何?

难道曹操敢不认吗?

就算章鸣告诉曹操,刘锦是自己的亲生儿子。

这曹操也不敢承认,也会极力辟谣,刘锦就是刘宏的儿子。

因为,承认了刘锦是章鸣的儿子,那是皇室的丑闻。

先帝都被随便戴绿帽子,还是活着的时候。

那时候,皇室的威严进一步打击,皇室当真连最后一点威望都没了。

那么,曹操手中的皇帝刘协,简直就是一个笑柄,没有任何作用。

戏志才想到这里,才放心下来,刚刚他真的被吓到了。

戏志才甚至以为,章鸣又打下了一个州,要收回全部的兵权。

戏志才掌握许多兵权,章鸣要对他动手了。

幸好,章鸣没打算杀他。

戏志才当真是吓坏了。

“主公,您还可以让太后娘娘下旨,让刘协去北平觐见。”

“刘协名义上身为人子,不去觐见太后,说不过去。”

“嗯,可以,直接写信回去,让报社直接印刷出来,明发天下。”

章鸣继续走着。

“志才,你觉得,本侯什么时候封辽王。”

称王,现在早吗?

章鸣控制了幽州、青州、冀州、并州、徐州跟兖州。

六个州,大部分地方都被控制了。

现在,主要的州,便只有荆州、蜀川、扬州跟豫州、凉州。

另外还有司隶的一些地方。

而南方大片的土地,人口不多,暂时可以忽略。

“主公,您随时可以封王,当今天下,其实已经明朗,就是还需要费一点时间而已。”

“嗯,不过也不着急,等有钱再说。”

有钱再说?

戏志才满脸的疑惑,称王跟有钱没钱有什么关系。

章鸣继续走着,他看戏志才没明白。

这戏志才虽然聪明,但是并不是什么都懂。

“本王他日封王,能不搞一个隆重的封王大典?能不比天子登基还隆重?”

这话,戏志才无力反驳。

“应该,应该。”

戏志才暗中吐槽。

章鸣这操作,他服。

章鸣弄个封侯大典,都已经场面很大,跟称帝一般。

他日封王,直接搞得比称帝还要盛大。

但是,问题来了。

章鸣早晚得称帝。

等他称帝的时候要怎么做?

戏志才不敢问。

章鸣此时的心思已经是帝王心思。

不像创业初期。

章鸣现在思考问题,都是从自己是皇帝的思维来思考。

接下来几天,大军慢慢的云集兖州。

这给曹操巨大的压力。

同时,孙策也看到了危机。

章鸣进展的速度太快了,不用几年,他就会打下更多的地方。

周瑜紧急来找孙策。

“曹操完全无力挡住章鸣,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划江而治。”

“伯符,你应该马上派出使者,游说曹操,让他组建水军,我们也能帮忙,帮助训练水军。”

周瑜看的高度比较高。

“哎。”

孙策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这才多久,曹操就大败,兖州被拿下,扬州、豫州,司隶,又需要多久。”

“公瑾,不如就你去吧。”

“好,不日我便动身,先去见曹昂,之后再去见魏侯。”

孙策也觉得,是时候结盟了。

周瑜又说道:“伯符,我们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

“你是说,帮助刘玄德取得荆州?”

“没错,刘表跟我们有大仇,若是章鸣来攻,我们不可能联合,如今,天下诸侯,唯有联合起来,才能与章鸣划江而治。”

“我们与刘表有大仇,无法合作,若是章鸣杀来,各自为战,不用多久,便会被吞并。”

孙策同意,加速计划。

章鸣控制了大部分地区,实力快速增长。

鲸吞其他地方,已经成了定局。

这天,章鸣在皇宫之中,看着各地送来的奏报。

关张赵联手而来。

“大哥,好久没一起喝酒了。”

刚到门口,张飞就大吼起来。

三人一起前来。

进来之后,章鸣没有起来招待,让他们随意。

“又想做什么?”

张飞好像不敢说,看了一下关羽。

关羽笑着说道:“大哥,弟弟几个馋了,什么时候能痛快的喝一起酒。”

暂时确实没有什么战事。

最重要的是关张赵之前一直分开防御各地。

“好,明晚,大哥就陪你们好好喝一场,这一桌子的奏报,我今天连夜处理好。”

章鸣说完,张飞十分的高兴。

章鸣不让喝酒,私下里,张飞也不敢喝。

现在终于可以痛快的喝一场了。

如今,军中有许多将领在,有戏志才、张合、高览跟高顺。

他们也一起帮忙统领大军,所以完全没问题。

三个人喜滋滋的去了。

等三人走后,章鸣开始思考怎么赚钱。

“钱啊。”

他发现,自己又缺钱了。

因为要修路。

要修到兖州的路。

他打算将自己的几个州,都用驰道驰道连接起来,甚至要用水泥路连接起来。

第二天晚上,章鸣跟关张赵四人,一起喝酒,喝了个大醉。

四个人已经很难得聚在一起了。

平时,四个人分守一方。

章鸣也很久没有如此放肆的喝过酒。

“二弟,三弟,四弟,喝完酒,该去干活了。”

“我现在命令你们,马上派兵,分守各郡,然后派人清查,将世家的财产给我收刮干净,至少得让我有钱修路。”

这兖州,可都是曹操的嫡系,加上之前从其他州跑过来的世家。

这里的世家其实很多,而且很有钱。

现在,章鸣要将他们都给收刮了。

收刮了这波,接下来就只有荆州才有的收刮了。

其他地方,都穷。

“志才,你留下整顿兵马,不用多久,我大军西进,横扫一切。”

此战,虽然耗费巨大,损失的兵马也有四万多人。

但是,章鸣如今的实力,已经能快速恢复。

他已经不想等待。

他要尽快一统天下。

安排好这里,章鸣带着数千军队回去了。

同时,他还带上了于禁。

于禁被自己俘虏,这段时间来,他都没有劝降,也没打算怎么劝。

现在,他不缺武将,所以并不着急。

慢慢的往回走。

路上,章鸣发布诏令,召集天下医匠到北平城学习新的医术。

章鸣一路向北,各项政令不断发出,他现在其实已经是皇帝,至少比皇帝的权力都大,只是还没那名分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