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糜兰委屈的看着章鸣,章鸣也扯掉脸上的黑布。

“你可知道你哥哥在哪?”

“你们还想绑架我兄长,你还是赶紧放了我,否则我兄长不会放过你们的。”

糜兰有些恐惧,浑身发抖,语气也颤抖。

两人对坐着,而其他士兵能则站着,将他们围成一圈。

章鸣轻笑一声说道:“放心,没机会抓糜竺了,不过别说糜竺,就算刘备都拿我没办法。”

“你到底是谁?我们在哪,我们要去哪?”

问题还挺多的,章鸣并没有回答她。

“我再次提议,你嫁给我好了,刘备已经老了,那方面肯定没我厉害。”章鸣说道。

糜兰只是流泪,没有回答。

章鸣看她害怕的样子,也就不逗她了。

“放心好了,不会杀你,也不会侮辱你,不过你除了嫁给我,也没什么选择了。”

糜兰还是流泪,并没有说什么。

而此时的糜家,已经乱套了。

他们终于发现,糜兰被绑架了。

但是已经晚了。

一方面四处搜查,一方面急忙去找糜竺。

原来,糜竺被刘备叫去,商议防御事宜。

“什么?我妹妹被绑架?”

“给我找,挖地三尺,也要找出来。”

糜竺震惊,糜家防备那么严密,竟然也能被绑架。

刘备更是大惊,如今军队在城内一直巡逻,防御非常严密,谁那么大胆。

“子仲,莫要担心,我立即派兵满城搜捕。”

刘备立即调动大军开始搜捕。

他们怎么搜捕都注定是失败的。

章鸣已经出城。

糜竺赶紧回去,糜芳也派兵将里里外外给搜了一遍。

但是,除了自己人的尸体之外,他们没有什么线索。

章鸣他们在城外的空地上降落,然后回到军营。

到了军营之后,糜兰大惊,这不是一般的绑匪。

“你是曹军的人?”

糜兰终于说话了。

她原来以为,章鸣他们是什么山贼绑匪之类的。

升空之后,她也很恐惧,第一次见到热气球这种东西。

“不是,在下章鸣,幽州州牧,护国将军。”

“所以说,你嫁给我,一点都不吃亏。”

糜兰瞪大眼睛,竟然是章鸣。

“你你你...”

糜兰不知道要说什么。

章鸣将她带到一个空帐篷里面。

糜兰立刻就紧张起来了。

“你果然很美,比我几个夫人也不差。”

“你想干什么?你堂堂州牧、护国将军,难道要对我一个弱女子用强不成?”

糜兰缩成一团。

对她用强又如何?

古代美丽的女子,成了战利品,好像就只这样一个下场。

“放心,现在还不是时候,我军军规很严,我不能带头违反,怎么也要等把你带回去了,才能把你那啥了。”

糜兰知道章鸣的身份之后,反而心中安定了许多。

至少比成为什么压寨夫人好吧。

“你想威胁我兄长帮你夺取城池?这是痴心妄想。”

糜兰还以为章鸣是为了下邳城。

“不,糜竺还没那个本事,这下邳城我要来也没用。”

“我是看上你家的家产,那么多钱,给了刘备,多糟蹋啊。”

章鸣本来是要绑架糜竺的,结果糜竺被刘备叫去了。

“你不为城池,绑架我兄长又有何用,你又能带走多少钱?”

糜家的钱,大头在田产,还有宅子,接着就是粮食。

这些,章鸣能带走?

现金又能要到多少。

糜兰还是认为,章鸣想利用糜竺,骗开城门,让他们进去。

“放心,这城池对我没用。”

章鸣真不是为了这城池。

他一万人,双方十几万人,章鸣骗开城门又能如何?

这糜竺也不傻,为了一个妹妹,将整个家族给葬送了,对他来说,不一定会做。

难道真的为了钱?

这糜兰有些迷糊。

堂堂一州的州牧,掌握十几万军队的护国将军,居然会干绑架勒索的勾当。

如果糜兰知道,章鸣早就当过山贼,而且还抢过民女,她估计就不会觉得惊讶了。

“放心住下,给你哥写一封信报平安。”

章鸣让人去拿来笔墨。

“我不写,你想威胁我兄长,骗开城门,如果那样做,我糜家就要灭亡了。”

糜兰还是理智的。

“不写也行,倒也无所谓,等战事结束,我再下聘礼求亲,这大舅子应该不会拒绝。”

“谁是你大舅子。”糜兰不由的脸红起来,这章鸣也太不要脸了。

要脸干嘛?

章鸣娶糜兰,原因有三。

一是,她是美女,漂亮。

二是,历史上她是刘备的老婆,抢刘备的老婆,这别提多爽了。

这第三便是要拉拢糜家,尽管如今糜家还不会跟他走,但是将来章鸣势大,成为首屈一指的大诸侯,那糜竺还不投靠自己?

糜竺可是顶级商人,这生意之道该怎么做。

所以,这糜兰,他是要定了。

单独给糜兰一个帐篷,章鸣看她收到惊吓,也就没打扰她,让她好好休息。

城内乱套了,搜捕一个晚上,也没有任何线索。

这刘备让糜竺住到州牧府,保护他。

这太可怕了,绑架就算了,还查不到任何线索。

这如果是针对糜竺,或者针对刘备。

想想都让人害怕。

“刘公,这可会是曹操派人干的?”

有这个可能,但是又有些不合理。

如果是曹操派来的人,应该搞出大动静,杀人放火,确认糜竺之后再刺杀。

“子仲,如果是曹操干的,我一定将人给要回来。”

这糜竺是聪明人,他也知道希望不大,不太可能是曹操。

当然,曹操的嫌疑也是非常大的。

糜竺其实很疼爱这个妹妹的,他们的父母早早就不在,这个家一直是糜竺撑着。

他很宠弟弟妹妹,弟弟糜芳都被他宠成废物了。

糜兰不愿意写,那么章鸣就自己写信。

“心仪令妹已久,不日将上门提亲,永结秦晋之好...”

章鸣洋洋洒洒写了几百字,一字都没提糜兰被他绑架的事情。

这明面上得给面子,这糜兰是嫁出去的,而不是被章鸣绑架的。

就算糜竺没打算跟章鸣,那也不能让糜家的名声受损。

嫁出去,跟被绑走,完全不一样。

结果都一样,结果都是嫁给章鸣。

但是,说法上差别巨大。

虽然没提糜兰的事情,但是糜竺应该能明白,这人在他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