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天,章鸣他们退到了河对岸去,曹军并没有再次杀来。

其实,曹操也无力追杀他们。

虽然曹操暂时兵力取得优势,但是如果再拼下去,他就要失去全部了。

此时曹操就剩下四万多兵马,当然还有典韦跟许褚带走了八千人。

淳于琼先一步过河,他过河之后急忙去找袁绍,因为他害怕被颜良给斩了。

颜良自然有杀他的理由,因为淳于琼在关键时候逃跑,差点导致高览战死。

如果淳于琼能多坚持一会儿,等颜良救援到达,然后再杀回去,怕曹操就要直接被他们重伤。

然后,袁绍就能直接率领大军,直接渡河,长驱直入,直到将曹操完全消灭。

不过,现在没办法那么快。

淳于琼也知道自己犯错了,所以去找袁绍。

去找袁绍的时候,他倒是不敢欺瞒。

因为颜良是袁绍的头号爱将,如果他敢作假,就是找死。

不过求情之下,袁绍一定会心软。

“你啊,淳于将军,此事你做的不对。”袁绍严肃的训诫淳于琼。

“若你能多坚持一会儿,此战就简单多了。”袁绍也微微觉得可惜。

淳于琼跪在地上哭着说道:“主公,是属下做错了,念在这些年来一直忠心耿耿的份上,还请主公开恩。”

淳于琼痛哭流涕,表示错误。

这袁绍立刻就心软了。

死罪可免,活罪难饶,重责二十,并且向高览将军赔罪。

淳于琼绝对是袁绍的心腹,但是颜良跟高览也不差。

“谢主公。”

等颜良到袁绍这边告状的时候,袁绍已经处理过了,这颜良也没办法。

淳于琼的事情就这样过去了。

这高览也很不满,但是在袁绍的劝说之下,高览也就认下了。

当晚,袁绍召开重要的会议。

“此次,曹阿瞒计谋高超,虽然他得逞了,但是实力却受损了。”

“我们正好借此机会增兵,只要几天的时间,我们便能重新杀过去,兵力更盛之下,重压之下,曹阿瞒必定承受不住。”

此次战败,非战之罪,只能说曹操的计谋不错。

袁绍除了简单处理了淳于琼之后,没有再责怪任何人。

这次,高级将领跟谋士都到了。

袁绍说完,郭图先说到:“主公,确实如此,但这章鸣不得不防,此战,他畏惧不前,没有杀进曹营,之后救援跟进攻都慢了半拍。”

袁绍点点头,然后说道:“这章鸣一定有小心思,但是不要紧,如今大势在我,他也只能顺从了。”

谁都知道章鸣有小心思,但是他没有见死不救,更没有落井下石,众人都觉得章鸣已经做得很好了。

要让章鸣全力以赴,跟曹操拼杀,那是不可能的。

袁绍说道:“他日进攻,我会安排一支兵马与他配合,不会让他生乱。”

审配建议说道:“主公,目前曹操兵力衰弱,全军压上,必然胜利。”

其余的一些战将也都觉得可行。

于是,袁绍决定,重新开始准备,将大营的数万军队全部压上,同时又从自己的领地调更多的兵马来。

袁绍看到了胜利的希望,灭掉曹操,他的实力将会更强。

而此时的曹操,他们正在加紧建立大营。

曹操叫来了程昱跟郭嘉。

“两位先生,如果恶来跟虎痴的计划失利,我们恐怕就难以抵抗袁绍的大军了。”曹操说道。

他们大营里面还有四万多的军队,预计几天之后,袁绍就会杀过来。

到时候,他们将难以抵挡。

那为何他们还要进行这次战斗?

这次,他们也损失了一万多的军队,导致防御的兵力不足,如果被袁绍猛攻一段时间,大营是支撑不住了。

曹操自然明白,程昱跟郭嘉也明白。

但这次行动是必须的,此战之后,袁绍一方的目光就都投到了大营这边,而忽视了后方的粮草。

如此,典韦跟许褚才有机会。

如果没有经过此战,曹操要获胜也十分的困难。

这仗,虽然获胜,杀了很多袁军,但是袁军兵力强盛,可以不在乎。

曹操他们此时没有更多的办法。

河对岸,章鸣他们重新扎营。

“主公,那被捉的曹将醒了。”

经过治疗,曹真终于醒了。

章鸣去看他。

“你是何人?”

“你又是何人?”

“章鸣。”

简单的两个字,让曹真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醒了,却很虚弱,还没来得及弄清楚自己所处的地方。

幸好不是被袁绍给抓了,不过被章鸣给抓了也不是什么好事。

“曹真。”

“艹,姓曹,看来没办法收服了。”

就算曹真敢投降,章鸣也不敢用啊。

除非曹氏集团覆灭,否则所有曹氏跟夏侯氏的将领都没办法用。

也就是说,章鸣的俘虏是没用的。

没用归没用,章鸣也没有杀他。

杀他一点都不着急。

什么时候杀都可以,说不定以后情况变化,这曹真还有点作用。

让人好好的给他治疗。

第二天,袁绍找章鸣,表明要强攻,让章鸣马上渡河,建立营寨。

又要章鸣渡河给他们打前站。

最重要的是,这次袁绍的态度很傲慢,一副命令的口吻。

这袁绍是已经吃定了章鸣,只要曹操覆灭,他章鸣就没有任何作用,到时候只能选择附庸。

章鸣回去。

“奶奶的袁绍,就你那本事,还想骑到老子头上,早晚老子要让你覆灭。”

“不对,这天已经不晚了,此战,你注定失败。”

章鸣其实一直知道曹操要烧毁袁绍的粮草。

因为,这是他唯一获胜的机会。

章鸣再次渡河,不过他在河对岸也有一小个军营,驻扎数百人,主要是特种兵驻扎在那活动,同时曹真也在那。

章鸣渡河之后,重新进驻营寨里面,他们虽然撤退了,但是曹操也没派人来摧毁他们的营寨。

曹操他们也没空啊,紧张的运输物资,建造自己的营寨。

袁绍他们要渡河,也没那么简单,粮草得先运一部分过来。

同时,也要先让先头部队给建好营寨,然后分批渡河。

双方都在抢时间,就看谁先成功了。

四天之后,袁绍渡河,这次十万大军齐聚,将所有的军队都给压上了。

曹操一方,危如累卵,随时都可能覆灭。

章鸣也在焦急等待,如果典韦他们失败,章鸣都不知道要不要阵前反水,攻击袁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