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鸣跟高览一路聊着,慢慢的接近了战场。

一路快速前进,章鸣他们终于赶到了战场。

在野外,章鸣他们扎好营地。

对面二十多里之外就有曹军的军营。

双方隔着一条河,这河流倒是不深,军队可以强行渡过那种。

周围出现了曹军的探子。

章鸣他们扎营之后,也派出很多的探子。

章鸣现在有一千的特种兵,带了五百来。

“高将军,我们这些前锋做的很到位,一路上曹军都没设下埋伏。”扎营之后,章鸣将高览叫来说道。

高览一路上都非常小心,因为他也奉命要看着章鸣,免得章鸣跟曹操联合坑他们。

“护国将军一路辛苦了。”

两人闲聊了一会儿,商量好如何守夜的问题,然后高览才分开。

虽然一起扎营,双方也有各自的地盘,各自防守。

毕竟是两军,分清楚比较好,免得敌人袭击的时候出现重大问题。

等高览走了之后,章鸣将关张赵给叫来。

“三位弟弟,此战我们虽然出兵,却不怎么想打,或者不能将曹操给打垮了。”

“出战的时候,要真的动手,不能留手,但是不要追击。”

关张赵都点头表示明白。

“子龙,战场的主动权还是要掌握在我们自己的手中,你带着特种兵,侦查好一切。”

“是,大哥。”

章鸣开始安排,夜里赵云就派人过河侦查。

曹操一方,此时调集八万大军对抗,这已经是他能调集最多的兵马了。

第二天白天,大战不会那么早开始打,章鸣到河边抓了鱼在河边烤了起来。

高览一直关着着章鸣的动静,派人将消息传给了袁绍。

过了两天,斥候来报,曹操亲率大军,进驻了大营之中。

“终于来了,这袁绍也快到了。”

袁绍的大军还有两天的时间,这两天还会有大批的军粮运到。

跟随袁绍来的还有郭图、审配跟许攸等谋士。

袁绍带着十几万大军,后面还有许多军队,当前的军队已经是曹操的两倍之多。

曹操进驻大营之后,就开始了解军情。

“主公,敌人势大,我们只能坚守啊。”程昱说道。

曹操看着下面的文武,脸色凝重。

曹操说道:“此战,关乎生死,敌军势大,但我们只要能扛住,敌人远征,耗费巨大,必然撤退。”

兴师动众将近二十万大军,所需要的花费能小才怪。

终将都表示与曹操共进退。

又过了两天,情况逐渐明朗起来。

袁绍的军队都已经到达,分别建立了三个大营。

章鸣所在的大营为前锋大营,曹操又加派了五千军队。

如此,章鸣跟高览都是一万五千军队。

袁绍的中军大营设在后方二十多里之外。

而屯粮之敌,则在后方几十里的一座山谷之中。

袁绍的大将很多,浩浩荡荡十几万军队。

两军遥遥对峙。

袁绍叫去章鸣议事。

“护国将军,此次我们联合出兵,为的就是攻击曹操,明日我们一起出兵,去一探曹军大营。”

“好,大将军此次大军出征,一定能旗开得胜。”

“哈哈哈哈,好好好。”

袁绍很得意,捋着胡子直笑。

第二天,章鸣先渡过了河,之后高览也带人渡过。

他们渡河之后,便在那等待,中午的时候袁绍的中军五万也一起渡河完成,然后向曹军大营而去。

大军浩浩荡荡。

曹操亲自在大营之外防守。

“来了。”

曹军大营里面,曹操在军营里面建了一个高台,可以看远处的情况。

曹操看到了远处的烟尘滚滚。

敌人来了,曹操率领众将到了军营门口等待。

大军到来,袁绍他们在一里之外停下。

然后袁绍派出一个士兵。

“曹操,我主命你割让二十座城池。”

派一个小兵就就要让曹操屈服。

曹操愤怒,被欺负上门了。

程昱则说道:“主公,不战而割让城池,我军士气必挫,之后袁绍会要更多。”

本来,曹操都心动了,如果二十座城池能换得袁绍退兵也很不错。

但是不行。

曹操必须打。

曹操听了程昱的话,严词拒绝。

袁绍听完回报,并不生气。

“哈哈哈,曹阿瞒,那我便亲自来取。”

袁绍没打算斗将,他怕章鸣捣乱,到时候章鸣要派人出战,会抢了他的风头。

于是袁绍下令进攻。

五万大军,在几个将领的统领之下杀向曹军大营。

剩下的三万是章鸣的一万五军队防备曹军。

五万大军,分几路杀过去。

袁军士气高昂,几路杀来。

顿时,铁流滚滚,杀声震天。

袁军几个大将猛攻曹营。

双方拼命。

大战一个小时,双方互有胜负。

曹军大营还算坚固,曹军的许多将领都亲自冲锋陷阵。

“护国将军,该你出战了。”

袁绍让章鸣出战,首战没让他上,现在正是胶着之间,他让章鸣出战。

这用命令的口吻,章鸣虽然不喜,此时也不会跟袁绍闹。

章鸣亲率一万五千大军,在西门方向杀了过去。

曹操预留了兵马,但是却不多。

“虎痴,一定要守住大门,否则一切休已。”

曹操很重视章鸣,预留了一万大军,然后让许褚跟另外一个将杀过去。

许褚抱拳,然后离开。

章鸣杀到,用强弩一路进攻,冲开了一条道路,终于在曹军大营门口,遇到了强悍的阻击。

许褚亲自杀出来,将章鸣他们的前锋顶回来。

袁绍一直关注章鸣这边的情况,他没想到章鸣会如此的卖力。

许褚杀出,章鸣不急进攻,而是问道:“来将何人?”

“在下许褚,有我在此,休想打赢。”

许褚,如此大将。

章鸣顿时欣喜。

“许褚,可敢在这军营之外斗将,若是你赢,今日我们便只在营外。”

“有何不敢?”

许褚出来,许褚的大刀非常大,一口大砍刀,平常士兵都挥舞不动。

“我也不欺负你,就派我三弟张飞与你作战。”

张飞大喜,迎战而上。

两人便在大营门口大战。

“吃你张爷爷一招。”

张飞上去,就用上了大招,那许褚的眼睛也如铜铃般,瞪着双眼大砍刀就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