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曹操没得办法,该面对的还得面对。

不久,他已经派了数万大军到了前线,而他还在后方督促粮草等事宜,不日也将去官渡一代。

章鸣也一切准备完毕。

他将戏志才叫来。

“志才,向袁绍索要青州的青山郡,此郡跟我们的渤海郡还有青州的乐安郡连接在一起,刚好可以成三角形,独自抵御外敌。”

“现在就找袁绍要,然后马上派人去接管。”

章鸣估计,此时袁绍已经不会跟他计较太多,如果计较,章鸣也会跟他计较。

成事或许不足,但是让袁绍打不成还是可以的。

戏志才马上去安排,果然,数天之后,袁绍就派人回信,在一个月之内,他们就会撤出去,将郡让给章鸣。

“哼,一个月。”

章鸣可不会等那么久,到时候或许又有变数。

“马上点齐一万军队,明日开拔,吾要亲自去将青山郡给夺取了。”

章鸣可不会管那么多,先将地盘弄到手再说。

马上行动。

第二天,章鸣率领军队就出发了。

数天之后,赶到了青山郡。

“州牧大人,您为何亲自领兵前来,没有大将军的命令,我们双方很容易引发战争。”青山郡的太守出来见章鸣说道。

这太守也算有胆量,是个能吏。

“你叫什么名字?”

“在下范青。”

“范青,我也不为难你,给你两天的时间,这青山郡你所谓的大将军袁绍,已经让给我,两天的时间让你收拾一下细软,马上让出城池。”

“不可,吾没有接到大将军的命令,就算战死,也要死守住城池。”范青说道。

这范青倒是一点都不怕章鸣,据理力争啊。

他有理,章鸣更有理。

章鸣说道:“那是你的事情,两天时间,不交出城池,那我便亲自来取。”

范青强硬,而章鸣则连谈判都没打算谈判,直接要城池,不给就打。

“州牧大人,快马来回十余天,还请州牧大人等上十余天啊。”范青也害怕,这打起来,可真的就麻烦了。

“没空,本州牧是个大忙人,还要忙着回去生孩子,岂能在这里等那么久,两天就是两天。”

“两天一到,你们都不用走了。”

章鸣不给范青谈判的机会,丢下一句话,就让范青离开。

范青岂有办法。

他焦急的回去,找人商量办法。

但是,不能谈判就想不出办法,只有打还是不打。

范青主张死守城池,并且向周围的军地求助。

其实章鸣的到来,青州跟冀州的袁军很多都知道了。

但是,他的手下可不想守。

他们都知道,章鸣确实跟袁绍谈判出让城池的事情,现在肯定是有眉目了。

一旦打起来,最后他们肯定白白牺牲,被章鸣杀了都是白死了。

此时章鸣不跟他们讲道理,这最为致命。

无奈,经过一天的争取,范青没办法控制手下畏战的心态。

最后,范青屈服了。

不过他让军队将重要的东西都给带走。

当然,还有很多东西来不及带走,他直接卖给当地的一些世家商人。

两人交接城池,章鸣在城门口的地方见到了范青。

“范太守,你这是很明智的。”

范青拱手一拜说道:“若不是军队不在吾控制之下,除非大将军下令,否则你休想获得城池。”

袁绍里面也有很多派系的。

守城的将领跟他不是一条心,互相制衡,如此他也只能屈服。

章鸣顺利夺得城池,这很重要。

“有劳范太守了。”

章鸣带兵进城,这城池驻不了多少军队,所以章鸣也没打算投入太多发展。

占领城池,章鸣就下令,招募一批人去北平修城池。

那边巨大的工地上,多一些人同时施工。

数天之后,袁绍收到章鸣居然直接派兵将城池拿下了,十分的愤怒。

愤怒归愤怒,却也没办法。

袁绍叫来几个谋士说道:“本来想先拖着,一旦章鸣出兵,地盘就不给他,没想到这厮,居然直接出兵给强行要走了。”

众人也无奈,最怕这种无赖了。

郭图却说道:“主公,如此也要,章鸣驻军在那,兵力再次分散,我们只要用少数军队在几个方向控制好便可。”

几个人都知道,城池到章鸣手中了,便没办法要回来,至少要等打败曹操之后。

袁绍知道暂时拿不回来,也就没多说什么。

“既然如此,那边准备进攻曹操,下个月便开始。”

袁绍只能派人斥责章鸣一番,没有其他办法。

章鸣留下五千军队,并且派一些文官接管了地方,然后他就回去了。

回去之后,收到袁绍准备出征的消息,章鸣也开始准备。

“终于要开始了,如今才193年夏天,而袁曹决出胜负还要好几年之后。”

“这次,或许双方都没有结果的吧。”

章鸣不管那么多,既然要打,便好好打。

快到出兵的日子,章鸣决定亲自带兵出发。

总共一万五千人,这次他就率领关张赵,徐晃、徐荣跟阎柔等人守家里。

戏志才为军师祭酒,田丰总管一切政务,他们两个人配合,一定没问题。

出发,在冀州跟袁绍军队汇合。

袁绍财大气粗,派了十几万军队,另外还有十几万军队在各地集结,随时可能打过来。

“章州牧,没想到您亲自来了,我主公派我来与你一起。”

高览带着一万军队跟着章鸣,章鸣明白,这是监视。

爱监视就监视吧。

“那有劳高将军了。”

两人竟然作为前锋先出发。

一路上,高览旌旗招展,展现军威。

同时,袁绍开了一场盛大的出兵誓师大会。

袁绍号称三十万军队,向曹操杀去。

曹操阵营内部,有些人就开始担心,众人都没有任何信心。

曹操连日开会议事,头已经疼了好几次。

没办法,还得继续。

终于,曹操也亲自率领军队赶了过去。

双方向官渡一代集结。

“高将军,袁本初这次怕是吃不下曹操。”

路上,行军无聊之时,章鸣对高览说道。

“曹操,实力就那样,双方没办法比较,灭亡是迟早的事情。”高览高傲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