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人喝了几杯茶,章鸣才说道:“一群宵小而已,不出手则已,一旦让我出手,将是雷霆一击。”

章鸣将辽东的情况说了一下。

如今,辽东的政务是瘫痪的。

喝茶的时候,柱子再次来汇报:“教官,骆家最近两天开始停止了运输货物,或许是有什么想法。”

“无妨,或许是看我入主辽东,想要剿匪,他要等我自己将自己给剿灭了才开始运输,他也不想想,那时候他还能一家吃独食吗?”

“不用理会他,骆家若是不按照规矩来,你们就动手。”

章鸣比较关注的还是世家跟军队,只要这两个不出什么问题,一切都好说。

章鸣在这里呆着,然而关羽跟张飞都是闲不住的,章鸣让他们去看军队训练。

看了一天,晚上的时候回来找章鸣。

“大哥,你这练兵,忒没趣,整天走来走去,能练出什么样来。”张飞回来之后豪饮了一口茶解渴之后说道。

章鸣笑咪咪的给关羽也倒了一杯然后说道:“三弟,我们来打个赌。”

“大哥,赌什么?”

“就赌练兵,让你带三百人训练三天,然后让二弟带着我训练的两百五十人跟你打,你若赢了,我送你一箱酒,你若输了,一个月不能喝酒。”章鸣说道。

“赌,肯定赌,那么便宜的事情不赌才怪,大哥,输了可别不认账。”

张飞还怕章鸣赖账,赶紧将事情确定下来。

“好,那就赌,三弟可得好好训练军队了。”

章鸣又对关羽说道:“二弟,我这军队,没有人可以训练士兵战斗技能,都是以前将领留下来的那一套,等我们彻底掌控了辽东之后,你要好好训练军队。”

章鸣会训练队列,会训练士兵的会员,但是如果操练士兵用冷兵器进攻,就是那些所谓的招式或者各种战阵等等,这就不懂了。

“大哥放心。”

三个人开始喝茶,然而张飞很不满,他想喝酒。

章鸣的茅台跟五粮液可不多,在自己的酒没有酿出来之前,只能省着点喝。

第二天一早,关羽跟张飞各自去练兵。

而章鸣则没事可做,不久之后柱子跑回来说道:“教官,骆家家主要见您,听陈洋说已经递了两次帖子。”

这是要见太守的章鸣。

“你派人去将他叫到这里来见我。”

章鸣完全明白这骆家的心思,他要去见太守,了解剿匪的情况,看要不要再跟章鸣他们合作。

柱子去了,下午的时候骆全被带了过来。

“你便是骆全。”

骆全是一个三十多的,略有猥琐的一个男子。

“是是是,小的拜见太守大人。”

“不用拘谨,起来说话,一起喝茶吧。”

章鸣将骆全叫来。

骆全一直非常疑惑,太守要见他为什么会选择在这里。

“我还有一个身份,便是二龙山的大当家。”章鸣喝着茶用非常平淡的语气说道。

“啊~”

顿时,骆全傻眼了。

“大王大王,饶命,饶命啊。”

骆全赶紧跪下,在地上大哭说道。

“起来吧。”

章鸣让骆全起来,给他倒了一杯茶。

“你不是一个一般的商人,我更不是一般的太守,我不喜欢杀人。”

骆全站了起来,但是还是害怕不已。

其实骆全之前就是一个小商人,压下去全部身家也才能运几车的货物。

但是通过这段时间来跟章鸣合作,做买卖简直就是暴利,已经赚了几十倍的身家。

骆全呆呆的坐在那,十分的惊恐。

“你且回去吧,一切照旧,但是等我彻底掌控了辽东,这二龙山的山贼就不会再出现了,不过你的货物,仍然必须交百分之五的税,不管你有多少货,都不许少,我也不会多要你的。”

“是是是,小的明白,小的明白。”

骆全回去了,心中十分的侥幸。

他回去之后,马上就开始组织运货,趁着现在各县都无法连通,而他自己来回运输货物,大赚特赚。

而章鸣跟张飞打赌,三天很快过去了。

这天,所有士兵都装备上木棍,然后在两个人的率领之下。

“二弟三弟,今日我就在一旁观战,给你们做裁判。”

张飞跟关羽都很郑重,在一旁肃穆。

两人各自列阵。

章鸣令旗一挥,两人开始进攻。

“杀。”

“冲,给老子冲。”

张飞在美酒的刺激下,猛冲起来。

不过他就指挥作战,倒是没有提着木棍亲自去揍士兵,就算他想,关羽也会拦截他。

两个猛将冲过去,各自指挥作战。

开始战斗,关羽一开始就占据上风,军队团结一致,战力倍增。

双方大战,关羽一方令行禁止,十分好指挥。

张飞逐渐的落了下风,他甚至想亲自上场,结果被关羽拦截下来。

张飞所幸就跟关羽对战,让双方都失去指挥,让士兵各自为战。

如此情况,张飞一方失败的更快,很快被关羽一方压制着。

双方厮杀,一刻钟之后,章鸣下令士兵敲响锣鼓,双方逐渐停战。

张飞已经败的太惨了,没有继续战的必要。

张飞拉着脑袋过来。

“大哥,二哥也太厉害了,我兵力还比较多,怎么败的那么快。”张飞无奈的说道。

“先回去吧,回去跟你说。”

重新回去,章鸣弄了点吃的,然后给张飞跟关羽倒上一杯酒。

看到酒,张飞双眼瞪的大大的说道:“大哥,这酒是给我的?”

章鸣笑道:“哈哈哈,为兄也就跟你开开玩笑,不过酒已经不多了,另外办正事的时候坚决不能喝酒。”

张飞大喜,连连道谢。

三兄弟喝了一杯,然后章鸣才说道:“二弟能轻松获胜,就是我的训练方法起了作用。”

张飞一听十分不服,认为是那支军队成军比较久。

章鸣接着说道:“吾之训练方法,可让士兵令行禁止,团结一致,互相协作,长官下令,军队便不会有任何迟疑,哪怕对面是百万大军,军队也会勇往直前。”

“反观三弟之军阵,虽然人数众多,但是配合不够,没了军官指挥更是不知道怎么打仗,嫣有不败。”

关羽跟张飞仔细思索之后,还真是如此,两人顿时拜服说道:“大哥乃神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