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

章鸣本来还在计划什么时候回去。

结果斥候紧急来报。

“什么,董卓也死了。”

“可是吕布所杀?”

“主公,根据消息,应该是吕布所杀,详细消息,很快就会送来。”

听到消息,尽管早有准备,但是还是让章鸣久久不语。

董卓死了。

跟历史上的时间就差一个月左右。

没了貂蝉,也不知道是不是王允所设计的。

最后还是吕布杀了他,能杀董卓的也只有吕布,其他的西凉军队根本不会杀董卓。

董卓一死,这可是一件大事。

章鸣下令说道:“董卓已死,我等即刻回去,禀告太后,昭告天下,吾还要祭拜大汉的列祖列宗。”

章鸣找了个借口撤兵。

其实不用董卓死的消息,章鸣也能随时撤兵。

章鸣立刻写信回去,让人日夜加印报纸,报纸的头条是董卓被吕布所杀,并且列举了董卓在长安的种种罪行。

接着就是刘虞被杀的消息。

刘虞在幽州的威望十分高,章鸣写刘虞的各种功绩,接着就是讨伐公孙瓒。

章鸣在报纸上公开的宣言,跟公孙瓒不死不休。

打着为刘虞报仇的旗号。

这旗号很好用,死的刘虞也就有这点用。

章鸣火速撤兵,撤得非常快。

两天之后,报纸就加印了出来,这次公用10页,四页是写董卓跟刘虞死的消息,其余的才是之前正常的版块。

这次,报纸直接快马送到各地,并且火速开始卖。

直接在大街上卖,一群人喊着。

“卖报卖报,刘州牧被杀,董卓已死。”

“号外号外,刘州牧被杀。”

“震惊,董卓被自己的义子所杀。”

这一期的报纸,章鸣不仅要在幽州跟青州卖,同时快马送到其他地方,准备在其他地方也一起卖。

这次,章鸣加印了十几万份。

趁机扩大自己的影响力,并且占据道德制高点。

章鸣回到蓟县,下令说道:“马上发出檄文,讨伐公孙瓒,为刘州牧报仇。”

其实,檄文田丰已经帮忙准备好了,只要章鸣印出来,然后发到各地去。

刘虞被杀就已经够让人震惊的,而这公孙瓒竟然连人头都给割了下来。

“报,主公,有人送一封信来,自称刘虞布下阎柔。”

“呈上来。”

章鸣打开信件。

“护国将军,在下阎柔,并有原刘公下属鲜于辅、鲜于银等众人,听闻将军欲起兵讨伐公孙瓒,与率残兵归附于将军,还望将军不弃,吾等愿意...”

信的内容很简单,这些人收拢了一批刘虞的旧部要归降章鸣,一起为刘虞报仇。

“回信给阎柔,我会亲自出城与之见面,见面之后详谈。”

章鸣要说的事情不能留下文字,所以只好面谈。

第二天,阎柔回信,同意见面。

章鸣就带着几百护卫出城去。

在城外五里的地方,章鸣见到了前来的阎柔,章鸣让众人退下,两人单独谈。

“阎柔将军。”

“护国将军。”

“来信我已经看了,吾欲讨伐公孙瓒,此为真,为刘虞讨伐,只是一个名号而已,大部分还是为了我自己的利益。”

章鸣说的很直白,倒是让阎柔有些意外。

“明白,护国将军,与其余诸侯,并没有什么不同。”

“没错,吾口中有大汉,心中无大汉,大汉不得人心,”

直白的承认了。

章鸣会说这些,而是大家都明白的事情。

说出来比较好,他们为了刘虞的事情而投入自己,但是如果将来章鸣要反了大汉,他们要怎样?

难道等着这些人以后反叛章鸣?那还不如现在就不要他们了。

阎柔沉默了很久,然后说道:“护国将军比很多人都坦荡。”

章鸣看着对方,阎柔也沉默了很久。

“护国将军,那么你可否真会攻打公孙瓒,并且将他灭掉。”

“会,肯定会,而且很快就会出兵。”

“不过公孙瓒势大,只能一点点来,短时间内肯定打不跨他,我能承诺的便是,公孙瓒是我大敌,肯定要打垮他,还能承诺,其他人可以投降,独公孙瓒必死。”

此时没必要隐瞒,如果章鸣承诺太多,到时候没办法一下子所到,阎柔带着人又反叛出去,或者作战的时候不配合,到时候不是更惨。

“如此,好,我等愿意投效护国将军。”

章鸣笑了起来,然后说道:“吾能承诺,五年之内,甚至三年左右,公孙瓒必死。”

阎柔相信章鸣,章鸣确实有打击公孙瓒的主动意愿。

两人没什么仇,为刘虞报仇就是扯淡,阎柔他们身为刘虞手下高级官员,自然知道章鸣跟刘虞关系一般,没什么交情,要说为他报仇,实在说不上。

但是章鸣跟公孙瓒都是诸侯,天然的敌人,章鸣攻打公孙瓒很正常,也一定会发生,章鸣不打他,那么公孙瓒也会来打章鸣。

“护国将,吾等有五千余人,还请护国将军收容。”阎柔下马拜道。

“好,你且先回去,明日我开大门,率人亲自来迎接尔等。”

要接纳他们,那就要隆重的接纳。

章鸣与阎柔各自回去。

第二天,章鸣亲自率领三千人,还有关张赵一起在城门口迎接阎柔等人。

阎柔、鲜于辅、鲜于银,还有其他一众人,加上士卒五千余人。

章鸣隆重的接纳了他们。

回到州牧府,章鸣又设宴。

“既然诸位已经投效于我,在下自然不会亏待大家。”

“一定遵守约定,灭掉公孙瓒。”

“下面安排一下诸位的职务。”

“阎柔为涿郡太守。”

“谢主公。”

涿郡太守府也在这蓟县之内,这算是幽州最重要的一个郡,而这章鸣给了阎柔。

“鲜于辅为辽西太守。”

“鲜于银为玄菟郡太守。”

章鸣一连任命了三个太守,章鸣手下才几个太守。

不过章鸣也不是没准备的,首先他手下的太守是没有军政大权的,至少没有军队的大权。

另外就是几个郡没有挨着,中间都间隔其他郡,如果想反叛也很困难。

众人感动,章鸣又安排了几个其他的官员,有能力的,都给了高的职位。

这些人也都是人才,本来是一州的高官。

当然,章鸣要求他们先学习三个月,章鸣他们的行政体系跟之前很大不一样。

安排完毕,众人都看到了章鸣的诚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