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

第255章夜里奔袭

公孙瓒这边,并没有那么容易能将城池攻破。

而在辽西,章鸣已经等待快三个月了。

这三个月,章鸣除了练兵,什么都做不了。

公孙瓒重新包围临淄城之后,章鸣就开始准备了。

“马上送信给刘虞,约他一起起兵攻打右北平,若是不愿意,假装出兵牵制公孙瓒的军队也可。”

此时的刘虞很不好过,虽然他的幽州州牧,确是实力最弱的一方。

此时他只有两郡之地,连幽州治所都被公孙瓒给抢了。

公孙瓒非常的强势,压制着刘虞,一点点的抢夺了刘虞的地盘。

刘虞虽然是州牧,但是武力上差距太大,虽然他的军队不少,却怎么都无法打赢公孙瓒。

而且刘虞妇人之仁,打仗的时候婆婆妈妈的。

章鸣的信件很快就到了刘虞那。

刘虞拿着信,不知道该怎么做。

“这章鸣跟公孙瓒都是虎狼,不管是谁,他们都想抢夺幽州,都想做叛臣。”

刘虞拿着信件自言自语。

自己想了几个小时都无法决定,于是刘虞叫来几个心腹手下。

一番商量之后,阎柔对刘虞说道:“刘州牧,章鸣跟公孙瓒都是虎狼,不如我们就驱虎吞狼,同意出兵牵制章鸣,然后让章鸣与公孙瓒拼个你死我活。”

让刘虞出兵,实在困难,但是出兵牵制,这也是可以的。

刘虞终于下了艰难的决定,决定起兵五万,向公孙瓒的地盘杀过去。

如此,公孙瓒将三面开战,两面受敌。

刘虞很快回信给章鸣。

而章鸣好像不急,收到回信之后,再回信过去,约定几天之后刘虞先出兵佯装攻打刘虞,等到公孙瓒的兵马动了,他就将杀过去。

一旦能大败公孙瓒,章鸣将会跟刘虞平分打下来的地盘。

平分不平分,这刘虞是无所谓,他知道从章鸣手里要地盘很难。

在约定的时间,刘虞出兵了,向右北平杀过来。

刘虞出兵,直接威胁公孙瓒的后方,有可能两面夹击。

公孙越防守右北平,他已经准备好,要给章鸣致命一击,结果章鸣没来,这刘虞倒是先出兵了。

公孙越知道自己没办法同时面对两个人的强攻,于是从其他地方征调了一部分兵马,准备拦住刘虞。

刘虞可是有五万军队,浩浩荡荡而来,这对他们十分的危险。

不得已,公孙越从治所蓟县调兵一万,再从其他地方调兵一万,共两万军队,要挡住刘虞。

而他在右北平的军队不敢有任何调动,因为章鸣的军队在一旁虎视眈眈。

几天之后,章鸣收到消息。

“这公孙越,简简单单就上当了。”

兵马一旦开始调动,便到处都是破绽,章鸣深知道这点,就等着他们调动兵马。

章鸣叫来关羽跟徐荣。

“徐荣将军,你就继续防御辽西,我与云长,灭掉公孙瓒的军队,之后攻打蓟县,而你趁机占领右北平。”

“喏。”

数天之后,章鸣出兵,向右北平杀去。

此时,刘虞已经被拦在百里之外,两军正在那对峙,刘虞不想进攻,敌人拦住他,他就率兵停下对峙。

刘虞不进攻,但是也不撤退,牵制住了这两万军队。

章鸣一路向右北平杀去,直到城下。

在城下,是一天早上,休息一夜的章鸣他们直接出现在郡城之外。

城内,公孙越早就做好了防御。

此时,他们军队在城头上严密的防御着。

章鸣来到城下。

“公孙越,许久不见,可还能打?”

公孙越在城头上说道:“章将军,此时恐怕你在临淄城的军队已经覆灭了,不久我大哥将杀到辽东,取你人头。”

“哈哈哈哈。”

章鸣放肆大笑起来。

笑了一会儿之后,章鸣喊道:“这右北平,不用几天,便被我攻破,你公孙越倒是最好跑快一点。”

“要打尽管来打,就凭你那点兵力,奈我何?”

章鸣拔马回去,然后下令军队在远处休整。

一个白天都没有进攻,但是公孙越不敢有一点疏忽。

章鸣他们已经建立好了营帐,夜里火把点点,士兵巡视。

公孙越在夜里都亲自上城巡逻,不给章鸣半点偷袭的机会。

刚刚入夜,章鸣他们吃完饭。

“特种兵撒出去,将敌方的探子全部击杀。”

“留下一千军队,保持常态,多加巡逻。”

“其余人,牵着马,不要发出大的响声,悄悄离开。”

章鸣他们在夜里,悄然离开。

而城头上,远远望去,只能看见一点火光。

章鸣他们牵着战马走了数里。

“全军上马,快速前进。”

上马之后,大军就开始狂奔起来。

一路向西北方向,章鸣他们的目标正是跟刘虞对峙的那两万军队。

夜里,两万大军在狂奔,速度极快。

夜行不用八百里,只要一百里即可。

半夜的时候,章鸣他们已经到了公孙瓒军队周围,而他们没有马上进攻,而是在其他地方隐藏起来。

章鸣下令军队下马休息,战马跟人都开始吃东西。

休息了两个多小时,天还是黑的,但是不用多久就会慢慢变亮。

“目标,公孙瓒的军队,踏平他们的军营。”

两军已经对峙了几天,几天的时间,刘虞完全没有半点要进攻的意思的。

而章鸣他们突然出现,从后方发起攻击。

“杀。”

“踏平军营。”

章鸣率领两万虎贲,突然杀入,在天亮人最困的时候突袭了公孙瓒军队的大营。

“噗呲~”

长枪划过,生出一嘭美丽的花朵。

“叮~系统提示:恭喜宿主击杀敌军一名,奖励尿素一百包,铜币200,功勋值 1.”

杀人,一万骑兵横冲直撞。

直接冲入敌人的营帐,破帐而入,再杀出。

“撕拉~”

眼前是一个敌人的营帐,章鸣直接带着战马冲入进去,长枪划开营帐。

里面有几个刚起来的敌人,突然遭到闯入,衣甲还没穿起来,章鸣长枪划过,直接杀过去。

章鸣杀了两个人,然后直接冲出去,后方闯入的士兵直接踏平了营帐,将剩下的敌人也灭掉。

顿时,整个大营哀嚎一片,他们的防御很早就被攻破,没有起到多少防御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