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董卓终于屈服了。” 收到消息,章鸣很高兴。 董卓方面派了牛辅前来。 这牛辅是他的女婿,已经接替吕布保护他。 “章鸣,希望你言而有信,拿了钱就走人。” 这次牛辅直接将钱带来,交给章鸣。 这钱章鸣大概清点了一下,出入不大。 “当然,老子名声好不好不重要,但是从来讲信誉。” “希望如此。” 牛辅完就要走了,章鸣叫住他道:“我会在这周围,你们在这里就将百姓放了,然后往前走,只要百姓留下,我便不会再追击。” “另外,留下一部分粮食,别让这些人给饿死了。” 牛辅听完,没有什么马上就走了。 牛辅回去交代了一番,董卓下令道:“钱都给了,那些泥腿子没什么用,他要就要吧。” 董卓赶紧让人带着他跑。 而他下令之后,后面的很多看押百姓的军队也撤离了。 直接留下大量的百姓在大路上。 章鸣派了一千人去维持秩序。 “分给他们一点粮食,有人敢抢就杀。” “然后让他们各自回去,虽然洛阳烧了,但是周围还有一些村落,让他们去那。” 章鸣并没有这样就撤退了,而是必须管。 不管的话,这些百姓肯定会互相抢夺粮食,互相厮杀起来,最后也是死伤惨重。 章鸣分批将他们驱赶走,让他们到周围自己去谋生。 “对了,挑选一批精壮,三万人左右,带回辽东,将来,我们还要杀回来。” 上百万的百姓,章鸣养不起,但是挑选三万人,章鸣还是养得起的。 章鸣果然没有再去找董卓的麻烦,而董卓也不敢停留,带着人匆忙而走。 几之后,章鸣将大部分的百姓给分批弄走,而他也要带人走了,剩下的一些百姓让他们原地各自散去。 挑选出来的三万壮丁,章鸣每让他们吃个半饱,然后跟着他回辽东去了。 这次讨董之前,各有利益。 诸侯完成了一次蜕变,他们从大汉的臣子,现在已经变成了诸侯。 当然,获利最大的自然是袁绍、曹操跟章鸣三个人。 他们三个,名望最高。 回去路上,有士兵来报。 “主公,孙坚太守拿了传国玉玺,此时已经跑了很多,诸侯也在几之前全部散去。” “哎,孙猛虎啊,你还是逃脱不了这命运吗?” “那玉玺只是个死物啊。” 孙坚又得到玉玺,章鸣也不知道应该什么,这对孙坚来并不是什么好事。 路过洛阳城的时候,此时已经是一片废墟。 当年百万人口的大都市,如今成了一片废墟。 很悲惨。 章鸣他们走过去之后,非常的感慨。 章鸣带着众人,直接穿过已经变成废墟的洛阳,许多地方,此时还冒着烟。 “董卓将大汉最后的一点元气跟尊严给折腾没了,今后谁都可以不尊大汉了。” 当然,名义上大汉还是在的。 章鸣带着人离开洛阳,过了虎牢关。 在虎牢关,章鸣也驻足很久。 “没了洛阳,这下第一雄关又有何用。” 摇头,章鸣走出了洛阳,接下来他要回辽东。 这次离开辽东也很久了。 许多事情等着他回去做。 “太后给我生了个儿子,他的到来,也不知道是福是祸。” 太后生出来的自然要姓刘,要叫刘宏老爹,叫汉献帝刘协为兄。 但是章鸣知道,那是他的种,他的血脉,却要跟别人姓。 没办法,现在就姓刘吧,以后的事情以后再。 章鸣带着人也不快,因为还有三万壮丁。 一路向辽东,章鸣虽然慢,却派了快马将一封封书信送回去,让辽东执行政策。 走走停停,章鸣他们速度算快了,十余之后,他们就到了冀州。 到了冀州之后,章鸣这次没有停留也没有绕路。 来的时候特意绕路。 夜里,章鸣休息的时候,柱子来报。 “主公,属下让人收集了一下情报,这冀州现在四处在传颂主公的事迹,杀李儒、樊稠,几次刺杀董卓,三英战吕布,还有救下百万的百姓等等。” “主公,很多地方都传得跟神一般。” 章鸣听了很得意,他道:“名声好用,看来回去之后,得将报纸给弄出来。” 此时,确实到处传颂章鸣的事迹。 盟军赢了,袁绍自然名望大涨,曹操也一样。 但是章鸣虽然不是盟军中人,却也立下大量功劳。 接下来,章鸣依然是一路赶路。 又赶了几的路,章鸣他们到了幽州边境。 “就要回来了,这次幽州不知道会如何?” 章鸣很期待。 进入幽州,刘虞就派人来问候了章鸣。 不过章鸣着急回去,多久没有见几个娇妻了。 几个娇妻,章鸣一直牵挂着,还有他那儿子。 虽然暂时姓刘,却也是自己的儿子。 章鸣只是派人送了些礼物给刘虞,并且言明日后再去拜访。 之后,章鸣继续向东,往辽东而去。 不久,他就进入了右北平郡。 “公孙太守,许久不见。” 章鸣颇感意外,这公孙瓒竟然会来迎接他。 他跟公孙瓒关系可不太好。 “章太守。” 两人见礼之后,这公孙瓒并没有邀请他去做客,而是道:“章太守,毕竟并肩作战过,来此迎送一下章太守。” 迎送。 也就是迎接了又送走,没打算请章鸣去郡守府做客。 刚好,章鸣也不想去,跟公孙瓒废话,他还不如早点回去见他老婆孩子去。 “多谢公孙瓒太守了,他日有机会,再相聚。” 两人分开。 公孙越在一旁不解的道:“大哥,为何给他面子。” “哎。” 公孙瓒深深的叹了口气道:“吾与刘虞不和,若是得罪章鸣,提日若是冲突,怕是要腹背受敌了。” 公孙越没再什么。 而章鸣他们继续赶路,终于进入了昌黎郡。 昌黎郡,章鸣在这里建了一个行宫,安排和太后住这里。 他回来,第一个要见的缺然是她。 章鸣到了昌黎郡之后,让人去安排兵马跟壮丁,他只身去见何太后。 将所有人支开,章鸣单独见他们母子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