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鸣迎接华雄。 对战之间,两人厮杀。 枪来刀往,十余回合之后,不分胜负。 章鸣暗想,这温酒斩华雄也太假了吧,这华雄战力非常高,就算关羽来,几十回合都不一定能拿下。 两人继续缠斗,章鸣故意以伤换伤,但是华雄却没有上当。 此时后方一阵喊杀声传来,原来关羽跟孙策杀到。 “撤退。” 华雄放弃章鸣,抽身而退,带人跑了。 但是,章鸣跟赵云奋力拦截之下,一部分兵马被他们拦截下来。 华雄跑了,章鸣他们却拦截他们两千多军队。 这两千多军队被章鸣他们给迫降了。 不久,张飞也过来支援。 在张飞猛攻之下,敌饶三千兵马支撑不住,被他杀散。 “伯符,你父亲如何?” 见到孙策,章鸣问了一句。 孙策跳下战马,向众人行礼,然后道:“多谢叔父救援,我父亲安好。” 章鸣点点头,迫降了一部分军队,然后下令开始收缴战马等等。 战利品不能放过。 章鸣带着关张赵他们去找孙坚。 “大荣。” “大荣。” 找到孙坚他们,却先听到一阵哭声。 众人过去,原来祖茂已经战死了。 孙策也扑上去,一群人哭的很伤心。 都是老搭档,一下战死了,让他们很伤心。 哭了好一阵子,章鸣才带人上去表示哀悼。 孙坚也站起来。 “章太守,多谢相救。” 章鸣摇摇头道:“没早出现,实在对不起,吾与盟军不对付,不想引起什么麻烦,故没早出现,却不想祖茂会战死。” 章鸣的那么明白,他早就在战场之内,却不出现。 本来众人心中还有一些怒气。 但听了章鸣的话,众人也没什么好的。 “命该如此,我军大败,需立即撤退,章太守大恩,改日再谢。” 章鸣没再什么,带人抱拳行礼,然后离开。 打扫战场自然就没有孙坚他们什么事情了。 一切都是章鸣的。 戏志才跟徐晃也带着一万人上来,如果华雄敢突然杀来,定然让他们难受。 打扫战场,到亮都还没完成。 而交战的双方都远离了这里,没人打扰章鸣。 此战,孙坚损失大部分兵力,就带着三千多残兵回去。 华雄大胜,却也被章鸣偷袭,损失不。 而章鸣,在战场上找到六千多战马,武器装备本来也不少,但是章鸣用不了那么多,收了一部分,另外一部分跟随士兵直接给掩埋了。 章鸣他们打扫到中午才停下。 “主公,俘虏了两千多军队。” “先训练二十,然后分配到各军。” 章鸣的军队不多,没盟军有源源不断的兵员。 章鸣就地驻扎,而孙坚第二就撤退了。 他的军队几乎损失光了,没办法再继续。 更重要的是,孙策的大将死了一个,一肚子的火气。 章鸣驻扎下来,西凉军在远处防御,并没有来攻击他。 没有攻击他,章鸣设立一个大营,更西凉军遥遥相对。 他估计,西凉军不久就会撤退。 按照他估计,盟军也不久就会到,到时候就是围攻虎牢关。 章鸣来到战场,算下来也快半年了。 半年来,章鸣休息居多,真正打没几仗,但是到现在,章鸣的名声一直在提升。 章鸣打仗的次数虽然不多,但是都打赢了。 每打一仗,章鸣就要编成话本,然后散播出去。 甚至,章鸣还让人抄写,弄成本,直接发给一些人。 如此,争相传播之下,章鸣的威望并不比袁绍差。 袁绍的战绩主要是孙坚一路势如破竹,但是章鸣几次关键的时候帮助孙坚,揽走很多的功劳。 如今,两军对峙的时候,章鸣也有话,他可以,自己挡住了西凉军队的兵峰。 章鸣的宣传很有作用,名望迅速的提高。 此时,大营里面,章鸣他们热火朝的开始训练。 新俘虏的士兵单独训练,但是他们他们的训练强度比较低,主要是训练队粒 同时,让他们观摩其他军队的训练,让这些俘虏有心理准备。 章鸣他们的训练强度很高,但是吃的也好。 随军带了很多肉干,都是从草原买的牛肉羊肉干,另外还有许多咸鱼。 高强度的训练,就得吃的很好,没吃好大不了仗。 那孙坚回去了。 回去的时候,大闹盟军大营,就是因为盟军后勤跟不上,才导致他们大败,也导致了祖茂战死。 “盟主,诸位将军,你们看看这刀。” 孙坚将几柄兵刃扔到地上后道:“这刀,刀刃都卷了,这刀能砍人?” “若不是断了后勤,我军也不会大败。” 孙坚这一闹,盟军大营里面的人都有意见了。 袁绍问袁术,毕竟是袁术管着后勤,最后袁术拉出一个后勤官员,将那后勤官给斩杀了。 众人都知道怎么回事,但是没有人明出来。 盟军内部,出现了一些隔阂。 但是这些隔阂还动摇不了他们的决心,盟军仍然目标一致。 最后,袁绍给孙坚补充了兵力,安抚了他。 闹了几,算了尘埃落定。 祖茂战死,孙坚很伤心,在大帐里面生着闷气。 “爹爹,咱们接下来怎么办?” 孙坚叹了一口气后道:“我们孙家根基还是太浅了,需要仰仗他人,这靠人不如靠己,讨董之战之后,我们必须为自己打算了。” 孙坚的心态变化了,之前一心要讨伐董卓,恢复大汉,如今他懂得,盟军没有几个真心为了恢复大汉下。 而他,也开始为自己考虑。 孙策半懂不懂。 孙坚又道:“这次,我们要想办法保存实力,等回到长沙,便能独霸一方。” “今后,下便会四分五裂,这次讨董之战的人,将来都是割据一方的势力。” 孙策道:“那我师父,叔父他们几个,早有如此打算了?” “应该是,以前看不懂章鸣,如果按照想独霸一方的思维考虑,他的很多行为就合理了。” 孙策点点头道:“幸好,我师父跟叔父他们远在辽东,跟我们相隔数千里,没有任何冲突。” 孙坚没有再话,而是陷入深思之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