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网址下次继续看:""。

章鸣先到,过会卢植也来了。

卢植的身份在大汉也是超然的。

等了大概半个小时左右,公孙瓒跟其余八个太守也来了。

整个幽州有十个郡。

众人靠近东陵酒楼之后,可以看到,两旁的士兵在站岗。

士兵们气势很足,如阅兵站岗那样有精神。

公孙瓒看了之后隐隐有些担心,他是武将出身,跟其余的太守看到的不太一样。

门口处,关张二人如两个门神一般。

周围护卫严密,士兵精神。

几个太守终于进入。

一楼大堂,被临时改造,此时布置成一个大型的宴会场所,但是中间就摆放了一个大桌,地上铺了毛皮的地毯。

“诸位大人,这厢有礼了。”

章鸣没有离开桌位,只是站起来迎接。

卢植也跟着站起来,但是没有说话。

章鸣跟他们都是太守,并不需要出门迎接他们,当然也可以出门迎接,但是章鸣没有。

“见过章太守。”

章鸣除了是太守,还是乡侯,诸位必须向他行礼。

“见过卢公。”

卢植的官职虽然比他们低,但是地位比他们高。

众人入座,开始吃饭。

双方都在闲聊,互相认识一下,气氛轻松,一点都没有压抑的感觉。

吃了半个小时左右,卢植站起来说道:“老朽连日赶路,颇为劳累,就先回去休息了。”

众人赶紧站起来送送卢植。

等卢植走了之后,这里就剩下他们是个太守,其余的都是酒楼小二跟章鸣护卫的士兵。

“诸位,大家聚集以此,目的都心知肚明,接下来好好商量一番。”

“掌柜的,将酒菜都撤了,换上好茶。”

众人早就没多少心思吃饭,章鸣就换掉酒菜。

等了大概一刻钟,收拾好了,章鸣给他们每个人泡了一杯龙井。

“龙井茶,东陵酒楼独家,绝无仅有。”

众人一闻,果然很香,但是此时都没有品茶的心思。

“章太守,我等的建议是,每年给固定数额的钱税,可以按照往年上缴给朝廷的赋税,你看如何?”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章鸣冷笑一声,幽州每年上缴的税收很少,甚至是负数,朝廷经常还要拨款给幽州。

“我要税收的百分二十即可,其余的你等各自分配即可。”章鸣说道。

众人脸色一变,之前设想的情况出现了,章鸣果然不愿意接受他们的条件。

一个太守冷笑一声说道:“我玄菟郡,人口就数万,每年的税收都不够用,需要朝廷拨款资助,章太守难道也要嘛?”

“哼。”

章鸣冷哼一声,扫视一圈说道:“大家都明白,税收那么少,便是因为大世家拥有大量的土地,而他们不交税,如果全部交税,何至于此。”

公孙瓒则冷笑一声说道:“章太守说的不错,情况确实如此,但是你能从他们手里收税吗?”

“好吧。”章鸣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后说道:“这部分的税收就全部我来收,收了分你们两成,另外八成归我了。”

“嗯嗯,你放弃便好。”

“这样对我们都好。”

众人以为章鸣服软,放弃了向他们要税收的权力。

“不对,你刚刚说什么。”一个太守大叫了起来。

“你说,你要自己向那些世家收税?”

“你确定要收税?”

“确定是找世家收税?”

众人震惊不已,章鸣莫不是疯了,这个时代,就是靠世家来统治的。

整个大汉,世家几乎都很少交税。

章鸣居然要向他们收税。

找世家收税,就算皇帝下了圣旨也收不了多少。

地方官员都是这些世家所把持着,他们隐瞒了土地,登记造册的就没有多少,派这些人去收税,他们自然交很少的税收了。

这也是汉末到现在会虚弱如此的原因之一。

“哈哈哈哈~”

公孙瓒大笑了起来,众人都看着他。

公孙瓒笑完之后,站起来说道:“真是无知小儿,世家的税,岂是你能收的,你若能收,自己去收便好了,收起来,我分文不要。”

众人也默默的点点头,都觉得章鸣太狂妄了,连皇帝都收不上来,他能收?

章鸣当然能收了,辽东不是全部都收了。

在辽东的世家,想要生存,就得照章纳税,否则根本无法生存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存。

公孙瓒说完,冷哼一声,然后便走了。

章鸣没有挽留,他们爱走就走了。

接着,其他太守也用奇怪的眼神看着章鸣,然后走了。

等众人走后不久,关羽跟张飞还有戏志才进来。

“大哥,一群不识抬举的东西,真想直接揍一顿。”

对方都是太守,张飞倒是不敢说要扭人家脖子的话。

戏志才则是皱着眉头说道:“主公,收世家的税,自古就不易,整个天下的世家都会联合起来,孤立主公的。”

“孤立便孤立,反正我在他们那名声也不好,另外东陵酒楼,还有表面的控制人骆全,是我的人,平常买卖就让他来做。”

戏志才并不那么乐观,他也坐到桌位上。

“主公,恐怕很多人都能猜到这骆全是您推出来的人。”

章鸣不以为意,知道又如何?

“他们自然会知道,但是在利益面前,只要不说破便可,没有什么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只要有了利益,他们便会当做不知道。”

戏志才没再说这些,而是说道:“主公,就算如此,我们要收税也不容易,世家到底隐藏了多少土地,我们也不知道。”

“会知道的,不知道的就按照大的收,怀疑他们有十万亩,他们如果不能证明没有十万亩,那就按照这个来交,不交的话,老子的兵会让他们交的。”

要收税,岂是那么容易的。

动人口袋的钱财可不是那么容易。

今天,章鸣手持圣旨,这些太守都不会配合,何况其他人。

“不给,我们明抢就是了。”

章鸣此时霸气侧漏,他从接到圣旨那时候起就没想过这事能和平的解决。

不动刀子是不行的。

酒宴结束,章鸣带着军队回去。

而公孙瓒等人又到了其他地方。

“诸位太守,章鸣此人就是黄口小儿,仗着陛下的恩宠,太监的支持,无法无天,竟然要做如此疯狂的事情。”

公孙瓒顿了一顿,环视众人一圈后说道:“既然如此,我们就帮他一把,诸位回去,就告知所有世家,免得这些世家迁怒我等。”

这哪里是怕迁怒,分明是想挑起他们对章鸣的仇恨来。

一秒记住域名:""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