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诉你也没什么,一切都是浑元无极引起的,他在势力中的影响力太大了。”

“当初要不是他在沉睡之前,强令大军服从我的命令,我甚至都无法得到大军的承认。后来,我带着大军东征西战,征服了一半的天地。”

“可是,可是我依旧得不到族人的拥戴,大军和族人们明面上听命于我,而实际上,他们都是浑元无极的忠狗,一旦浑元无极苏醒出世,所有的族人和大军,会义无反顾地投向浑元无极。”

“我以及所有的帝王,都只是傀儡。浑元无极在族中的影响力太大了,谁都不可能颠覆他,他只要存在一天,我就会被压制一天。”

“呃,”浑元森愣了一下,“这个倒是事实,可你也不能夺舍我啊,这和你夺舍我有什么关系!”

“有关系,本来我也认命了,直到你的出生,让我心中熄灭的火焰重燃。有你在,我就有两条命,于是我暗中谋划着对付浑元无极。”

“浑元无极沉睡之后,我借着增加守卫力量的名义,将屠杀的修士和普通人,全都堆积在陵墓口。”

“之后,我又假装沉睡在另一个地方,用来遮掩我的行踪。在传位给你之后,我瞒着所有人来到了这里,想要配合数亿尸体的力量,谋害浑元无极。”

...

浑元天空阴冷的声音不断从浑元森脑海中传出,将事情都说了出来。

为了掌控大军队和民心,他设下了一个千古大局。

浑元森就是他的后手,浑元天空计算好了失败的退路,那就是浑元森。

在千年前,浑元天空把这里的事情告诉浑元森,知道浑元森早晚都会来。

如果浑元天空成功了,那么浑元森来了,自然是皆大欢喜。

如果他失败了,浑元森进入这里,就会被浑元天空夺舍,而后浑元天空就会拥有第二次的生命。

“他的计划居然不是杀了浑元无极。”

江陵和司空霓虹对视了一眼,露出了诧异的神色。

根据浑元天空的述说,他是想要夺舍浑元无极,获得浑元无极的躯体,从而成为新的浑元无极,接管势力。

因为即便浑元天空杀了浑元无极,蒙古族还是不会听从于他,到时候只会出现无数股分裂势力。

数亿尸体并不是浑元无极布置在这里的,布置者是浑元天空,他是想利用这些尸体配合自己夺舍。

浑元天空一开始是成功撼动了浑元无极的灵魂,但就在他将浑元无极灵魂进行转移的时候,浑元无极察觉到异样,苏醒了。

之后,浑元天空便调动数亿尸体的力量,想强行夺舍。

不过他太小看超脱者的实力了,即便是刚刚苏醒的超脱者,灵魂也不是他一个涅磐期能撼动的。

他的原话还有好多细节的描述,言语间流露出浓浓的懊恼和不甘。

至于他的躯体为什么被丢弃不用呢,原因很简单。

夺舍浑元无极的时候,灵魂离开自己的躯体,随后数亿尸体的阴气和尸气,通过他的躯体加持在灵魂中,为他提供巨大力量的同时也毁了他的躯体。

“把你的躯体交给我,我这次有把握夺舍了浑元无极。”

浑元天空在引诱浑元森。

“不行,躯体给了你,我就死了。再说了,你就算把我夺舍了,也没法磨灭浑元无极的灵魂,他可是超脱者啊。”

浑元森坚决不愿意,誓死抵抗着。

“上一次的失败,我不是一无所获,我发现了浑元无极的弱点,这次一定能成功。”

“那你夺舍了我,再去夺舍了浑元无极,我这具躯体不就没用了,我不就白死了。”浑元森这时候,脑子却突然聪慧了起来。

“你可以不死,我给你一个选择,你的灵魂离开躯体,让我暂时接管你的身体,然后在我夺舍了浑元无极之后,你的灵魂再回来。”

浑元天空脑子转得更快,给浑元森抛出了一个看似很不错的主意。

“答应他。”

江陵灵机一动,连忙对着浑元森大叫。

“万一他说话不算数,到时候不把躯体还给我呢?”浑元森迟疑了。

“码的,听我的,这是为了你好,我不会害你的,而且你现在也没得选择。”

“草,谁都不能相信,自己的亲生父亲都要害你,别说你这个外人了。”浑元森真是长心眼了。

“我们现在是一条船上的,我害你,对我有好处?”江陵无语地翻着白眼。

“也对。”浑元森点点头,沉默了一会。

“那,我的灵魂离开了躯体,去哪里?没有寄居躯体的话,灵魂力量会流失的。”浑元森反问浑元天空。

“我那具没用的尸体可以让你短暂地待一会。”

“可是那具尸体已经被他吞进铜棺里了,你知道的。”

“那个小子,把尸体拿出来。”浑元森抬头看向江陵,脑海中传出浑元天空的声音。

“哐当。”

江陵取出铜棺,打开棺盖,把铜棺口子向下悬在空中。

“那具尸体被铜棺吞吃了,我爱莫能助。”江陵指着铜棺。

“既然这样的话,”浑元天空想了想,“我可以利用阴气和尸气,凝聚出一具简单的躯体,暂时让你寄居着,怎么样?”

“答应他!”

江陵连忙对浑元森大叫。

“可是。”浑元森看着江陵,面色变幻。

“没有什么可是,答应他,我不会害你的,至少在这里不会害你。”

看到这一幕,江陵突然有了个计划。

有个成语叫“驱虎吞狼”,江陵可以好好谋划一下。

“嗤嗤。”

在浑元森犹豫的时候,浑元天空展开了全方位的夺舍。

“啊!”

浑元森疼得大叫。

“我答应了!”他只能妥协了。

“很好,你毕竟是我的亲生儿子,没有必要的话,我也不想杀你。你离开躯体之后,我会帮你凝聚新的躯体的。”浑元天空说道。

“什么时候行动?”

浑元森追问。

“你的灵魂先出去。”浑元天空强调道。

“唉。”浑元森叹了口气,灵魂体斩断和神识海之间的联系,顺着眉心的孔洞飞了出来。

一个巴掌大小的淡金色小人飘浮在空中,不舍地看着眼前的躯体。

“嗡。”

浑元天空的灵魂迅速入主浑元森的神识,而后在短时间内全面接管了躯体。

他曾经说过,浑元森的躯体和他自己的躯体契合度太完美了,因此很容易就融合了。

“虽然躯体比较弱小,但也足够了,只要保证在我动手夺舍的时候,可以为我提供稳固的基础就行了。”

“浑元森”微微点头。

“我的躯体。”浑元森的灵魂看着浑元天空。

“我答应过的,一定会做到。”

浑元天空双手伸出,对着虚空抓去,诡异地抓出了大股黑色的气体。

无穷无尽的气体从空间的四面八方飘来,汇聚在一起,逐渐凝聚出了人形。

足足过了十几分钟,一具简陋的躯体成功凝聚了出来。

这具躯体没有五官,就连四肢都很简单,不过勉强可以让灵魂入主,只不过“住”得不会很舒服就是了。

浑元森也没得挑,灵魂体进入了临时的躯体。

“行了,你们可以去死了。”

处理完浑元森的事情,浑元天空扭动着手腕,转过身冷视江陵他们。

“等等,”江陵连忙大叫,“我们愿意助你一臂之力。”

“我不需要。”

“真的不需要吗,浑元无极你一个都挡不住,凭借你这点手段,要想成功,还是要取巧,但这可是你最后一次机会了。”

江陵低喝。

“给我一个相信你们的理由。”浑元天空看着江陵。

“我和浑元森有过协议,进入之后要互相照应,任何一方死亡,都算作是违约,要受到天意的惩罚。你可以不顾浑元森受惩罚,而杀了我们。”

“但是我们要保证浑元森的安危,并且希望在你事成之后争取生路,这些都是实话。”

“好,爽快。”浑元天空朗笑。

“既然这样,我就让你们跟着,但是你们最好别耍花样。”

浑元天空挥手将江陵们身上的束缚打开了。

“这样,我有一个双赢的办法。我要的是浑元无极的躯体,而你们和浑元森来这,想必是要龙脉。”

“我们合作一把,在我夺舍浑元无极的时候,你们帮我拦住其他守卫并且抵挡浑元无极的攻击。事成之后,龙脉你们拿去,我们各取所需,我也不会为难你们。”

“你这话能信吗?你愿意放了我?”江陵不置可否。

其实江陵肯定不相信他,这么说是为了迷惑浑元天空。

“我误会了,我的意思是,和浑元无极激战的过程中,我们双方齐心协力,互相不使绊子,但事成之后就是各安天命了。”

他眼中杀气弥漫。

“可以。”

江陵点头答应了。

他在算计利用江陵,江陵也在利用他,就看江陵他们谁的谋划更阴了。

“如果你还想要回躯体的话,接下来的事情,都听我的。”

江陵暗中传音给浑元森。

“好。”浑元森六神无主,直接答应了。

其实江陵刚才就能破开屏障出去了,但故意示弱,没有出手。

浑元天空其实挺弱的,巅峰时期也就是大圆满涅磐期,江陵可以和他巅峰的时候生死战。

但他刚才说,知道浑元无极的致命弱点,于是江陵顺势让浑元天空引导局面,准备让他对付浑元无极。

真正遇到浑元无极,动起手来,江陵有100种办法可以杀了浑元天空。

“好怪的躯体。”

浑元森迈着怪异的步伐,走路的样子像得了小儿症。

“跟我走,不要耍花样,否则我们都得不到想要的东西。”

浑元天空操控着浑元森的躯体,径直向着世界深处走去。

江陵他们也跟了上去。

奇怪的是,浑元天空没走多远,面前就出现了一个黑洞,将他吞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