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赚钱养爸爸?

这是谁跟小丫头说的?

宓宁看向湛廉时,“阿时,这是……” “谁跟你说,你养爸爸的?”

湛廉时看着湛可可,显然他没有教过小丫头这种话。

湛可可不知道自己这话有多让人惊讶,想不到。

她大眼天真,“迪恩弟弟呀,迪恩弟弟说,他爸爸经常不在家,就是在赚钱养他。”

“迪恩弟弟说,他不想爸爸养他,他希望爸爸在他身边。”

“所以迪恩弟弟说,以后他长大了,他养爸爸,这样爸爸就在身边了。”

“可可的爸爸在可可身边,但可可的爸爸也很辛苦,等可可长大了,可可也要养爸爸。”

小丫头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宓宁眉心皱了。

因为迪恩。

那孩子一直很乖,很听话,很懂事,从来不闹,但也很孤僻。

这样的孩子,是缺爱的。

“以后可可多和迪恩弟弟玩。”

迪恩喜欢小丫头。

湛可可立刻点头,“嗯!迪恩弟弟说他没有妈妈,他家里只有叔叔伯伯,他很孤单。”

“可可也觉得迪恩弟弟很孤单,可可会经常找迪恩弟弟玩的!”

“好。”

宓宁温柔的摸小丫头,弯唇。

而她没注意到的是,湛廉时在湛可可说那些话后,沉静了。

湛可可抱住宓宁和湛廉时,小脸扬起,“可可有爸爸和妈咪,可可不孤单!”

“可可很幸福!”

说着,小丫头在两人怀里蹭。

湛廉时眸子里的凝固随着小丫头的动作化开,他看着湛可可,手落在湛可可头上。

宓宁牵着湛可可下车,两人一大一小,大手牵小手,进了学校。

湛廉时坐在车里,看着那走进学校里的两人,尤其是蹦蹦跳跳的湛可可。

孤单…… 幸福…… 他的孤单,毁了他的幸福。

宓宁送湛可可去教室,看着小丫头坐稳了,她才去办公室。

就是没想到,今天办公室里大家都来的很早,只有她是最晚的。

听见声音,克莱尔看了过去。

但只一眼,她视线就收了回来,继续补妆。

要做一个精致的女人,那就要时时刻刻注意自己的妆容,不能有一点瑕疵。

梅丽莎和奥罗拉都看了过去,看见是宓宁,两人没什么兴趣。

自从知道宓宁是个很普通的人后,她们就一点都不感冒了。

不过,“宁,早。”

梅丽莎主动开口打招呼,脸上还带着笑。

宓宁怔了下,笑回,“早。”

这是梅丽莎第一次主动跟她打招呼,宓宁没想到。

但同事间,梅丽莎主动跟她打招呼,倒也没什么不正常的。

奥罗拉也跟着说:“宁,早,你这周日有时间吗?”

宓宁坐到自己位置上,把包放下,听见奥罗拉的话,她看向奥罗拉,“这周日?”

“对啊,这周日是圣马可节,我们举办了一个party,想邀请你参加。”

说着,奥罗拉把早就准备好的请帖给宓宁。

宓宁接过,打开。

4月24日,晚五点,斯亚海滩别墅。

宓宁。

梅丽莎走过来,“我们邀请了朋友,学校的老师,还有蒂娜。”

“你也去吧。”